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五级三晋制 >

自愿连锁经营我经历的洗脑过程 一个受害者的亲身经历

来源: 互联网 作者: 樊京刚反传销 发布时间:2017-10-16
 这个朋友是我在这个市民中心,因为笛子而认识的一个年长的大哥,姓卢,我还收过他的卡片,偶有联系。他四十岁左右,习得一手好书法,是书法家协会会员,而且口琴吹得很好,做过装修工程,策划设计等,很豪情奔放的一个人。昨天突然给我发短信:“五笛兄弟,最近还好吗?我到安徽芜湖出差了,帮工厂企业做咨询培训,有时间请你喝酒呀。”我晕,这台词太让我有直觉了,也不禁笑了下,这个世界真小。和他认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说请我喝酒的。因为有前段时间的经历,我回了句:“老卢你不会在做连锁经营吧?千万别搞传销啊,那里很严重。”之后我就特意在传销行业的工作时间打电话给他,想告诉他一些东西。可打了好几次,不是挂掉,就是不接。这在以往的交往中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我又不是在夜里打的电话,而且他回给我的信息也是期间短暂的休息时间。只是他不知道,我刚从安徽回来。直觉告诉我,老卢很可能已经陷入其中了。为避免这样的事情更多的发生,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

        做梦也没想到,传销这种事情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差点陷入。这是个任何人都羞于开口的事情,我之所以写出来,是因为我遇到又一个朋友可能真的身陷其中了。为了不让更多的人沦陷,我就通过我前段时间的亲身经历提醒每一个路人——警惕高级传销(名约连锁经营或连锁销售)并将这个思想传播开去。

  在我一贯的印象中,传销是很可怕的,都是一些低素质的人在从事,里面涉及产品的购买,甚至限制人身自由,扣押手机身份证等,也可能有暴力威胁的手段,所以一直都觉得传销离我是很遥远的事情。但这次的经历,让我接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传销,有很多高素质的人在从事,人身安全和财物安全有绝对的保证,而且不限制人身自由。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我接受了他们洗脑的过程,并且被洗得很彻底。只不过后来查了很多资料,和一些亲身经历过的人沟通之后,才恍然醒悟,没有加入。
  对于传销,每个人都是深恶痛绝的,也断然不会去从事,也不相信会有很多精明能干的人去做这个。但这次前往合肥的传销考察之旅,真让我感觉里面是卧虎藏龙。他们当然不会打传销的招牌,称之为连锁经营业,我见过的有腾讯公司白领、华为中层管理、修正药业广东省老总、杭州的公务员、连云港的警察、开广告公司的老板、三家化工厂的老板、南车集团采购、陕西的在校大学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的硕士生、高中教师、普通农民、个体户以及很多普通上班族(听说有个经济学家,不过我没见到)很多都几乎是全家亲人参与,多的达二十个人的家族,都在从事这个。他们的身份和经历,我也曾经怀疑过,但通过正面的言谈举止,以及侧面的了解,和后面查资料的结果,都是真实的,只是这个行业模糊了他们真诚的心灵。叫我过去的是三年没见的同事,暨南大学新闻学毕业的才女,后来她去了信义玻璃集团,现在她全家有十四个人在合肥从事,除了可惜之外,就是对政府部门的不作为感到可叹。
  本来打算把整个洗脑过程详细的描述出来,大概五六万字,但朋友们可能没那么多时间看,何况自己的文笔也不好,而且没有完全经历过传销。在网上我找到很全面的过程,写得比我好,后面我会告诉朋友们怎么去找,有兴趣的朋友或者有亲人朋友真的在从事的,可以去有个全面的了解。接下来我就通过简单的叙述,来讲述我亲身经历高级传销的洗脑过程,希望朋友们在遇到的时候,能够真正警惕。
  1. 应约:(2012年10月底——同年11月24日)三年不见的同事李小琳(化名),后面她去了信义玻璃集团,之后基本没有联系,这段时间QQ聊问我工作的事情,刚好我工作不顺心。她说和亲人一起合伙开了个咨询管理公司,业务忙不过来,亲戚们没读过多少书,世面也不广,招人也没有合适的,叫我过去看看,合适的话可以在那里做,薪水方面大可放心,也可以入点股份。回想以前做同事的工作和印象,以及人品方面,我相信了,辞职买了26号去合肥的票。
  2. 告别:(2012年11月25、26日)不声不响的离开深圳,几个很好的朋友肯定会说我太不够意思,就叫上一起吃了个饭。他们劝告我留心一点:“真怀疑你是不是还没离开教室,别被卖去挖煤了,整成个非洲人回来,我可不会说非洲话。”“被整得只剩条短裤回来,千万别对人说我是你哥们,太掉我面子了。”呵呵,虽然是玩笑话,也不无道理。既然决定了,就去看看,说不定真是个机会。
  3. 接待:(2012年11月27、28日)下了火车,并没有要同事去接,我自己打车去目的地。感觉合肥的的士很少,在那排队等的话估计要半个多小时,就搭了个黑车去,政务文化新区翡翠路香榭水都。两房两厅的格局,我住一间,女生田佳琴、李小琳以及刘阿姨住另一间,说是公司里的人。感觉她们人都很真诚,同事一场我也没有过多怀疑,并非如朋友们想象的龙潭虎穴。吃完饭要求李小琳带我去熟悉路线和公司环境,她婉言推辞,要我休息两天,我也没再坚持意见。她和佳琴就带我玩了一天半,去了滨湖新区、徽园和省博物馆,放松心情。
  4. 洗脑一:国家政策(2012年11月29日9:00)吃完早餐,李小琳说带我去见一个合作伙伴,叫上田佳琴就去了御龙湾小区,之后的几天里,一直都是三个人。见的是一位端庄优雅的女士刘丹霞,三十岁左右,华中师范大学毕业,之前在腾讯公司做财富通业务方面的工作,是她老公把她叫来合肥的。她说她们从事的是国家引进的异地连锁经营业,我忽然觉得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但表现还算平和。她的沟通内容围绕党的执政和一些社会现象展开,讲述国家引进这行业的过程和目的:一是解决就业问题——工农商学兵这五大类的就业都存在问题,做这个必须放弃原先事业全职从事,把工作空缺留给别人;二是促进资金流动——人们来这里就会带来资金,也要在这里消费。在合肥有三十万人从事,每天的吃住保守计算也有900万;三是培养现代化职业商人——每天思考锻炼,和不同的人沟通探讨,真诚平等对待,并能赚到第一桶金,再垮入行业第二平台投资政府项目等……我当然不信,做个事情怎么可能和国家政策扯上关系,也就当作无聊吹牛皮而已,同时也感觉很不爽,同事竟然欺骗了我。
  5. 洗脑二:财富神话(2012年11月29日10:30)会见的是一个女孩,25岁,姓张,自称豆豆。介绍行业的具体内容:投资3800,找三个伙伴,三年后变380万,若是投36800,则是700万。她说她们统一做的是21份69800,三年后会变成1040万。我大惊,完了!真的感觉恐惧:遇到传销了!并拿出手机偷偷录音,准备作为报警证据。然后我问李小琳,问她投了多少,她说69800。真的让我很诧异,她比我精明多了,竟然上这种当。我起身想走,她劝告我:“好歹同事一场,我以前的所作所为你也看的到,你都没看清楚怎么知道我上当了?再说我们三个女孩子,能把你怎么样呢?”被这一劝,还有两个女孩在场,为了面子就耐着性子继续听。接着豆豆就把这个钱是怎么变来的,做了个详细的讲述。画了个等腰梯形,来解释和传销不一样的地方,然后再用五级三阶制中各个对应的提成来计算所得收入。还说什么经理万元保底,老总6—10万保底什么,我根本不信。在我投资之后,自己都没挣到钱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让亲戚朋友们来呢?不管怎么看,我始终认为是传销,并且决定离开。
  6. 洗脑三:集体劝说(2012年11月29日下午)回到住处,我开始收拾东西,刘阿姨已经把饭做好了,就叫我吃了饭再说。吃饭的时候,刘阿姨劝说这不是传销,并说了她以前在农村多么辛苦,以及来这里的经历,她还借了很多钱,而且把女儿带过来从事。田佳琴也把她的学生证拿来给我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生,读完大二了,现在办了休学,是她姐姐带过来的,家里四个姐姐、两个姐夫都在做,父母也来看过,并借钱全力支持她做。李小琳把身份证拿给我看,说真的是传销的话就叫我报警吧。凭心而论,她们并没有强迫要我做,只是让我看清楚再走,这个和传统行业思维方式不一样,再说吃住也不要我一分钱……心里很乱,躺在沙发上休息。不一会李小琳的姐姐、姐夫还有两个表弟也过来了,说是过来看看我这个朋友。也都说了他们的全部经历,并认定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没看明白就离开,太可惜了。我心想,难道我的思维方式有问题?可是工作也辞了,再看看吧,看完也可以不做。为了防止意外,给在深圳合租的安徽朋友小刘说了下,每天中午十二点,下午六点和晚上十点半没有收到我平安的短信,就报警。在来之前他说在这里读的书,也工作过两年,在黑道白道都有亲戚朋友,万一真有意外可以联系他。拿着倚天剑,心里算暂时消除了恐慌,不过我可不是灭绝师太啊。
  7. 洗脑四:刘氏一家(2012年11月29日19:30)吃完晚饭,当然又是刘阿姨做的饭,心里确实挺感激的。我们三个去了湖北荆门的刘氏一家,两兄弟及老婆,两个堂兄弟,还有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我连一个名字都没记住,头脑很乱。任何行业内容都没有谈,他们都是谈以前工作生活的经历,有做装修工的,有在工地做苦力的,有开小店的,都是很实在的一家人。实在让我疑惑,说不是传销吧,要拉人头,是传销吧,这么多人还做得这么快乐,还带上小孩子来做。我的思维开始混乱了,但是我依然坚持,我是不可能做的。
  8. 洗脑五:区别传销(2012年11月30日上午)不想被她们又拉去聊天,想清醒一下。可不一会来了位到访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硕士毕业生。终于知道为什么每天把地板拖得那么光亮了,原来会有人来,总不能赶人走吧,只好硬着头皮听了。他把安利、完美拿出来比较这个连锁经营业,从模式的角度、法律的角度、具体的操作方面等作了全面的分析比较,说的头头是道,我依然只是听听罢了。
  9. 洗脑六:宏观调控(2012年12月1日15:00)这次见的是杭州的公务员,只知道是姓许,50岁。他从实际的角度来谈:如果说是传销,我们这么多人每天走来走去,小区的保安他们不知道?旁边的居民看不到?这么多外地人如果做违法的事情,居民们难道不担心他们的安全?警察处理起来随便抓一个那不是可以把所有的人都可以清理掉?我们的资金流通都是通过银行转帐,这么多笔同样的资金打入同一个帐户那就是可疑资金,难道银行不监管?我们的行业内通话是一分钱一分钟,几乎免费……还拿出了朱总理98年在记者招待会上关于此行业的讲话内容和《北部湾集结号》这本书,来说明这个新生事物就是国家政策性的连锁经营业,是正面打击,侧面扶持的行业。这些事例,无疑对我们看过类似 “某局长死亡时身上18处刀伤,最后法医鉴定是自杀”“某女尸体残缺不全裂成21块,鉴定也是跳楼自杀”这样新闻的人无疑是很有说服力的,有那么点意思,但并不全信。
  10. 洗脑六:经管二十条(2012年12月1日19:30)全名是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只要在百度上打出“生活经营”四个字,就会自动显示在下面,朋友们都可以在网上查到具体内容,包括严禁喝酒、抽烟价格标准限制、房间内卫生标准、生活费标准、禁止乱搞男女关系……六个人相互认识之后,就开始学习,在这里还遇到了第一位洗脑师的妹妹刘云霞,那学习的阵势甚至比军训的时候都要严格正规。我开始惊讶于这个行业竟然有这样的规章制度,无疑是行业的“葵花宝典”。洗脑到这里,如果说我的抗拒指数是100点的话,差不多洗掉了40点。
  11. 洗脑七:参观市政府与天鹅湖(2012年12月2日上午)带领人——山东汉子马叔。九点多到达市政府门口,里面是进不去的。那里到处是三人一堆两人一组的,大概有六七十人吧。马叔叫我看,他作解释:大楼像打开的书,是解放思想的意思;21根柱子,代表的是21份;29层代表的是29个人到达A级老总平台……一大堆感觉很牵强,恨不得把路边的树有三个分叉要说成是寻找三名合作伙伴。我根本就不想听,也没意思。倒是保安说了一句:“走开走开,一大把年纪了还来搞传销。”让我大笑。惊奇于这么多人来这里考察,保安和警察都知道却不采取行动。一小时只算50人的话,那一天也有三五百人从外地来合肥考察传销。终于知道出火车站为什么打车难,每天去窜门考察的人那么多。那些讲师们所说的八大新区有三十万人在这里从事,并不是吹嘘。
  12. 洗脑八:贵叔的经历(2012年12月2日晚上)贵叔的全名这里就不说了,是李小琳的爸爸,很慈祥又本分的一个人。说来了个朋友,过来看看。但并没有聊行业,讲的全都是他辛苦的人生经历,如何在艰苦的年代里,老婆因病去世之后,一个人把四个孩子抚养长大。为何现在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自己还跑这么远来从事,感叹以前有很多好机会没抓住。这次是个好机会,女儿把他带过来看了之后,非做不可,希望能给孩子们留点东西。呆在家有四个孝顺的孩子照顾不好吗?这份父爱值得敬佩啊!
  13. 洗脑九:警察的信念(2012年12月3日下午)这位警察姓徐,江苏人,先说了他来的经历。察觉儿子在这里搞传销,带着枪来要把儿子带回去,儿子死不肯走,并要求他看完,如果还认为是传销的话,就跟着他回去,绝不反悔,要不就断绝关系。他没办法,就留下来听,7天之后警察都不干了,放弃那么光辉的职业和高收入来从事。接着他就从警察的角度来重新谈法律的空白,以及宏观调控。洗到这里我的抗拒指数100点,被洗掉了70点。
  14. 洗脑十:再烧三把火(2012年12月4日——同年12月8日)我开始对这个行业很有兴趣。曾经鄙视这种每天走家窜门喝水聊天的工作方式,现在开始不再反感,甚至觉得能从别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接下来的过程内容就直接带过:华为企划部黄小姐,谈行业的责任制度,上拉下推;化工厂老板郑长寿因追债而来,后来从事,他谈的是行业风险,最后总结要有风险就是嘴巴;广告公司老板兼书法家老赵谈的是行业心态与选人条件;修正药业广东省老总谈的是从业经历……这些天由于心情的大起大落,头脑混乱,很多人我连姓都没有记住。我多看了三天,又见了几家人,还有李小琳的姑姑、姑父、弟弟、舅舅等,还有田佳琴的姐姐、姐夫,还有刘阿姨的哥哥和女儿。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我看到每一个真诚朴实的脸上都带着愉快的笑容,那种疑惑已经完全消失。最后我又见了三位到达老总平台的行业成功人士,南车集团采购海京豹、浙江千岛湖的农民妈妈何彩云,还一个姓张的本科生。何彩云谈起做行业之前的苦累经历,说她送女儿去上初中的时候,因为家穷还是九十年代的穿着,被老师和同学看不起她女儿,从而三年都没有去女儿学校……这段辛酸经历,她都说得哭了。如今每月拿着六位数的收入,给她女儿多么好的条件,花钱买去浙江大学读书……都是因为这个行业给的机会。说得我是热血澎湃,一定要抓住这个机遇,改变家庭的命运,并深深的感谢同事给我带来这个机会。下定决心,非做不可。这个时候,我已经彻底的被这个高级传销洗脑完毕。
  15. 妈妈,对不起(2012年12月9日、10日)几年的四处奔走,工作也不稳定,根本就是月光族,哪有那么多资金来投资这个行业?7万块啊!为了改变家庭的命运,为了给父母安乐的晚年,哪怕父母暂时的不理解我也愿意承受。于是厚着脸皮,回家向妈妈拿6万块钱,开口的时候我内心真的是万分沉重和惭愧。这么大年纪了,连找个对象结婚完成妈妈的心愿都做不到,现在又要这么多钱做什么投资。但我坚信只要做了,一切都会有的,哪怕只能挣个十分之一。但是妈妈很坚决的说没有,她说并不需要我有多大出息,给她多么好的晚年,只想我过个平安的日子。我说不动,第二天我喊上姑姑、姑父和大伯都来劝说,可他们竟然跟妈妈统一战线。我没办法,大吵了一架,去了市里。
  16. 梦醒时分(2012年12月11日)心情很沉重,虽然我是真想改变我的家庭,但伤了妈妈的心。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想着合肥的整个经历,他们那么多人从事,真的没什么问题?就找了个网吧上网。搜索“合肥连锁经营”看到里面有众多暴露行业的坏信息,想了一下真有那么回事。头脑太混乱了,我需要沟通,我要知道真正从事过并出来的人的真实经历。有的信息就是广告,那些做网络版传销的人,大都留了QQ号。我找了一个是江苏的,加了之后向他询问,他说打字太慢用语音讲。接着他就把他考察和从事的经历全部讲给我听,终于让我明白:原来刘阿姨和田佳琴是刻意安排过来,减少我的戒备心理;所有人脸上的愉快都是演出来给考察人看的;所谓的零风险是理论,而实际风险高达95%,哪怕是成功了也是伤痕累累,更要面对良心的谴责;国家税收、银行支持、电话网内支持都是假的;经理万元保底、老总6—10万保底、第二平台投资项目根本是不存在的;不准家里装电脑是为了防止知道太多……唯一真实的,是每个人进入之前的身份和经历。这个沟通让我如梦初醒,马上给妈妈和亲人打电话,诚恳道歉并感激他们的坚持。想起妈妈那期待的眼神和伤心的话语、我吵架的决心,我躲在网吧的厕所大哭了一场,差不多哭了二十分钟,让这悔恨的泪水把我被洗的头脑再洗回来吧……之后又找了三位做过并出局的人了解证实,搜查了大量的信息,在结合自己的经历再思考和分析,我为那些善良的人们感到惋惜。
  17. 再去合肥(2012年12月12日)回家只带了一套衣服,其它大部分的都还在合肥。我跟妈妈说去拿了直接回深圳,她担心我被控制或再被洗脑,让我呆家里休息一段时间,要不就直接回深圳,并且叫妹妹打电话劝说,行李全都不要了。我一再坚持要去,请他们放心,情况我都熟悉了,不会出什么事的。那里还有我的两根笛子,跟了我四年多的很有感情,少了那两根,我就不是五笛书生了。尽管我这次被传销洗得这么彻底,但我在那个过程中始终有坚持对梦想的信念(我QQ空间有一篇《地摊有梦》就是我的人生目标)下了火车,直接买了第二天回深圳的票。我的醒悟和买票,并没有告诉同事,只是对她说一切都顺利。走进房间,田佳琴和刘阿姨已经搬走了,证实了我的猜想。来这里的是李小琳的两个表弟,哥哥还是湖北大学毕业,之前见过的。他们在抄什么讲师名单,我去看一下都不让,好像是国家机密或是生怕我拿一张作为报警证据。我看着他们的样子,猜想着他们的前方,暗暗神伤。
  18. 书生留言(2012年12月13日5:00)早晨我提前他们一小时起来,写了张纸条给李小琳,告诉了她我查证的信息,还有行业后面的内幕,劝其放弃。尽管我深知她是不可能放弃的,她家里十几个人在这里从事,投资了最少五十万,很多都是借的,只能继续向前走。而且在行业人的眼里,我所说的他们根本不信,他们坚信前面是灿烂的太阳。可是谁又知道,到达他们所向往的老总平台时,也同时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等待的可能是监狱或者是众叛亲离,因实际操作是不可能人人都成功的。那平台没有6—10万保底的事实,根本就是一分都没,不管选择说或者不说,对整个家庭来说,都难以承受,不如趁早放弃。如果说成功,那也是踩着多少家庭的伤悲和痛苦,他们的良心将一生难安。
  19. 再去洗脑(2012年12月13日10:00)整理好行李,他们也都起来了,我跟他们坦白,我不适合做这个行业,要回去,票也买好了,晚上9点去深圳的。李小琳很是惊讶,我把纸条给她,说看完你就明白了。她看了后要求单独和我谈谈,到外面走走,当然不能在家里谈,不然他两个表弟会受到影响。我真的想把她反洗回来现实的世界,这么有才华的一个人,放弃年薪十万的工作来做这个,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她问我:“到底是相信网络上说的,还是现实里看到的人和事。”我答:“我只相信我纸条上的分析图,即使达到老总平台,假如一个人都没有加入,那个保底谁给?政府印钱给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后面的什么投资项目也根本不存在。你也仔细思考下吧,你是经理有没有万元保底你最清楚,希望你放弃,重新开始。哪怕你成功了,付出的代价绝对很大。”她一直说我想的这个问题老总可以解答,反正票是晚上的,时间还早,要走的话也要搞清楚再走。经不住她一再坚持,同时我也不相信能把我说服,只希望她能从中听到什么,我答应了。去了个茶楼,见到了老总,原来就是她的直接老总海京豹。我单刀直入:“你是老总,有没有6—10万保底?你只需要说有或没有。”他指了指身上的西服、手上的链子和戒指:“你看我这西服7000多,金链子一万多,金戒指一万多,没有的话能买得起吗?”我笑了,所有的结果都明白,其实这就是在装样子绕话题。此时在我心里,他这7000块的西服,还没我这70块钱的衣服穿着舒服。那就让他绕吧,我就只管吃服务生送来的水果点心,喝着茶水,心想你这么有钱,不会在乎我吃这点东西吧。早餐都没吃,饿了。
  20. 第一次打110(2012年12月13日下午)听他绕了一个半小时,出来后我要回去拿行李。李小琳说不用回去拿了,打电话叫表弟送过来。都要走了,同事一场也打扰这么久,找个饭馆一起吃了个饭,又劝了一下。我想她心里很明白,但是没有办法不走下去。行李送过来,挥手再见。看他们走远,我就打了报警电话。人生第一次打110,心情很激动,接电话的是个女的。“110吗?我遇到传销了”“有控制你人身自由没?”“没有”“扣押你身份证或财物呢?”“也没有”“有对你采用暴力吗?”“没有,但我有传销录音。”“录音?那个不能作为证据,随便找个人都可以说,那没用。既然你行动很方便,那就赶快离开吧”看来警察是真的知道这回事。估计他们每天都接到数十个这样的报警电话,对话都很熟练了。这下终于明白什么叫宏观调控了,行业所说的正面打击侧面扶持,也不是没有道理。为了GDP发展,只要是不危害百姓安全、不影响他们生活秩序、不导致社会混乱的事情,是可以存在的。
  21. 合肥再见(2012年12月13日晚)在候车厅坐了半天,坐上了离开的列车。回想这段经历,就好象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大起大落的节奏太过于激烈了,比得上几年的经历,给我的人生上了重重的一课。对面的大叔和临座在激情洋溢的讨论这个连锁经营,又是被朋友叫来洗脑的,听了两天感觉不对,中途跑掉了,佩服他的聪明果断,要是他再听两三天,赶都赶不走。太困了,一路睡到终点站。那所谓善意的谎言,仅仅只是一个开幕。
  22. 寻找答案(2012年12月14日——同年12月20日)到站后,给妈妈报了平安,回到住处。这段时间的心情难以平复,还有些问题需要寻找答案。行业内究竟还有多少秘密?为什么这么多优秀人才会陷入?到底有多少人在从事?如果我真的做了,会经历怎样完全的过程?……查看了数十万字的各种经历过人的全面讲述,找到了答案。全国除了西藏没有人做,各个省份一起最少有一千万人在从事。如果我真做了,那我的结局肯定是——非常悲惨!!!
  23. 分享给社会(2012年12月21日——同年12月30日)每一个人都知道,病在没有发生前和刚发生的时候是最容易治好的。传销的道理也一样,在没有进入的时候和进入的开始是最容易回归现实的。全国竟然有上千万人从事,若几年倍增一次就是三千万,非常恐怖的数据,说不定哪天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不是反传销专业人士,没有能力把那些进入的人洗回来。本想详细的讲述整个过程,但由于文笔有限,姑且就用简单的过程来描述我的真实经历。希望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劝告善良的人们——警惕这种高级传销,根本就不让它有发生的可能!如果没有了解过这个流程就被约去考察,看7天后,根据行业数据90%都会陷入。 若有朋友想了解更全面的信息,或者有亲戚朋友真的从事了要寻求解决办法的,请百度搜索“易铁南传总控”一切答案,尽在里面。
  24. 新的开始(2012年12月31日)迎接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五笛书生回来了。

  珍惜身边的幸福

  当今这个社会,我们都在朝表面的浮华越走越近,离思想的深邃越来越远。这个高级传销就是利用了这种心理。如果你没有欲望,它就激发你的欲望;如果你有,它就将你的欲望无限放大,并制造出各种假象来证明实现的可能,所以才有了那么多优秀人士从事。当他们朝着自己的欲望迈进的时候,也在用自己优秀的能力伤害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可是他们自己却浑然不知,认为这是爱的表现,这就是这种高级传销的可怕之处。若朋友能认真的从头看完,希望你能从我的经历中有所感悟。
  财,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君子要取,必须有道。
  请珍惜身边的幸福,祝福你。对于天边的幸福,它可能永远都是在天边。


  真诚的希望

  我以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遵纪守法的普通老百姓身份,因为亲历这个传销洗脑事件,想对我们的政府和警务部门说几句真心话:国家或地方政府,追求GDP和经济发展并没有错,我们老百姓也不反对。可是有一点,完成GDP目标,保持经济发展的最根本载体是人。这种异地传销模式,确实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占有相当的比重,而且能快速见效,但是却以更快的速度伤害到了国之根基——人。那些善良的人们,动用所有积蓄、借钱甚至卖房子、贷款都来参与,到最后血本无归、妻离子散、众叛亲离的时候,就已为高犯罪率埋下了伏笔;那些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的人来从事的时候,除了造成大量的人力资源浪费,更是在洗脑水平上技高一筹,而导致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更高; 只要进入,不论成败,结果都是一场噩梦。
  所以希望政府和警务部门能真正的严厉打击异地连锁传销,如果还是这样任其发展,那今天的繁荣可能会由明天的混乱来买单。全国各地上千万人在从事了,盼望严厉打击,不然以后会有更多的人们上当。
  我这次经历洗脑十天,见了不到80人就彻底被洗了。但是110报警电话,每天报传销的好几十个,报了几年,话务员竟然这么淡定,他们的抗洗脑能力真强。
  这就是一个普通百姓经历传销洗脑之后的希望,期待改变。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网络传销

广告

解救案例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