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五级三晋制 >

“连锁经营”背后的惊人秘密

来源: 中国记协网 作者: 樊京刚反传销 发布时间:2017-10-16

交钱不到七万,三年后就能成为千万富翁?请看记者调查——

    传销:“连锁经营”背后的惊人秘密

    “交纳69800元,两三年后就能成为千万富翁!”一个名为“自愿连锁经营”的传销组织渲染的这个暴富梦,近年来诱惑了众多外来人员聚集在南京浦口、栖霞、江宁三区数十个社区里发展下线。它的名称不断变化,起初叫“1040阳光工程”,后又叫“资本运作”“特许连锁经营”等。本报记者经数月深入调查,终于发现其背后许多鲜为人知的秘密。

    “没想到,‘连锁经营’要了他的命”

    “爸爸原以为参加‘连锁经营’能赚到钱,没想到,这事要了他的命!”9月26日晚,贵州凤岗县25岁的小盛在电话里伤心地说,刚在老家将父亲安葬,现在一家人生活很窘迫。

    去年12月,47岁的贵州凤岗农民盛某被小舅子邀请到南京马群街道一社区,考察“自愿连锁经营”投资项目后交钱参加。这个项目宣称以发展下线获得提成和晋级,盛某信以为真,把在外打工的儿子和未过门的儿媳妇都叫了过来,发展成他的下线,为此花掉家里10余万元积蓄,还向村邻借债几万元。他对儿子讲,不一定就能赚到1000万,但赚上几百万还是有希望的。可过了半年,他们未能再发展一名下线,全家仅靠盛某妻子每月2000元左右的打工收入维持生活。眼见借款到期无法归还,准儿媳又怀了孕,其父母催着办婚事。5月29日晚,一家人为钱发生争执,一气之下,盛某在阳台上吊自杀。

    “传销害人又害己。100个搞传销的人中,只有四五个头目能赚到钱,绝大多数人命运堪忧!”关注社区内传销活动已3年的马群派出所民警秦怀善告诉记者。

    传销人员为发展下线,什么骗人的勾当都敢干。8月11日晚上,记者突然接到一个姓粟的男青年电话:“能不能帮我一下?一个女孩以谈对象为名把我从深圳骗到南京见面,要我交6万多元参加传销。”

    记者赶到泰山新村派出所后得知,28岁的小粟是四川开江县人,去年夏天在微信上认识了一名24岁的湖南女孩,对方说愿意跟他交朋友。8月初,在深圳打工的小粟应女孩要求辞职来宁,帮她“考察一个工作”,身上的500元钱也被她要去“保管”。这个工作叫“特许连锁经营”:一次交纳69800元就成为主任,“只要积极开展业务,两年后就能获得1040万元。”“考察”到第7天,小粟告诉女孩,这是传销,不能参加。一个30多岁的男子得知后怒气冲冲地问他:“你到底做不做这个生意?这么多天难道白吃白住?”小粟赶紧表示再考虑,回房间假装睡觉,随后找机会跑了出来。

    “每天值班,都有五六个传销方面的报警。”派出所潘警官告诉记者。

    这些传销发展下线,多是利用网络聊天、男女交友等方式。河南34岁男子王某在QQ上与一女子聊天相识,去年9月被对方以“投资工程”为名骗到浦口,这才知道是要他投资“连锁经营”,并被一个自称“练过7年武功”的男子日夜“守护”。他寻机把床单结成绳子从5楼窗台爬下,中途因床单撕裂摔成重伤,经救治,现双腿内还有两块钢板,靠拄双拐才能行走。

    一本“工作日记”暴露惊人秘密

    今年6月初,一名传销人员因与内部人员发生矛盾,从浦口一幢高层住宅内跳下,当场死亡。记者随后赶到现场,在一个掩着门的电缆井内,发现一堆杂物下面藏着传销人员的大量文件资料,其中有工作日记和600多人的名单手机号。

    这些资料显示,该组织叫“自愿连锁经营”,自称是“国家引进的新型项目”,意在“培养有独立经营能力的现代化商人,是不穿军装的部队、没有围墙的大学”,实行“五级三晋制”:第一阶段是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第二阶段是业务经理;第三阶段是高级业务员,又称老总;每个级别规定了发展下线的份额要求,如实习业务员需交纳3800元,老总则要和部下共同交纳228万元以上。对成员有20条纪律要求,如禁止与当地人打交道和邀约在当地工作的人,资料书籍上不写自己名字;实行“综合素质评估奖罚制度”;发展新人有“接人方案”。

    日记里则赤裸裸地写明:“用什么谎言叫(邀约)朋友?用现实上总(当上该组织老总)吸引他。”“讲课稿”中说,正常两年上总,月收入不低于6位数。发展下线要“启动家庭市场:亲戚→朋友→同学好邀约,信任度高。人脉就是钱脉”。还劲头十足地说:成交总是在5次拒绝之后,成交率最高的是11次、21次!对加入者要求“辞工作,断后路”!

    他们为对付公安、工商查处,要求由同在一套房内居住的小组负责人——“家长”统一口径,做好演练;未知人员敲门,由家长先商议再开门;如果发现有人被盯上,要及时通知自律总管或大总管;外人问到行业情况,要一问三不知。

    “越打越多”亟需应对之策

    最近几个月里,记者多次到南京栖霞区马群、浦口区桥北、江宁区淳化等地共30多个社区,进行明察暗访。记者发现,上午9点到11点半左右、下午3点到5点半左右,总有大量外省市中青年男女,三五人一组,赶往不同的住宅楼内,进行所谓的培训学习或互相“拜访”。傍晚,他们或两三人一群,或单独一人,不断地打电话邀约亲朋好友来宁。

    据警方介绍,目前,这些在宁传销人员有上万人之多,有些已来宁两年以上。由于成分复杂,一些人还参与了偷盗与抢劫事件。据不完全统计,仅去年以来,南京因传销引发自杀、他杀及非法拘禁等恶劣事件就有10多起,死亡7人。

    我国2005年颁布《禁止传销条例》,加强对传销的打击。南京浦口、栖霞两区传销警情仍不断上升,2010年仅360多起,去年高达5700余起,今年1-9月就已超过5000起。其中浦口沿江派出所每天有20起左右,警力严重不足。

    传销活动“越打越多”,一个重要原因是,现有法规对传销行为定罪门槛高,令传销人员肆无忌惮。现有刑法规定,只能对发展30人以上且层次在3级以上的头目以组织、领导传销罪予以立案。传销组织于是将原先的数十人以上聚集培训,变成一对一在住宅内培训,集会不超过6人,发展到30人时就分解开来。3年多来,栖霞警方开展60多次集中专项行动,但仅立案11起、逮捕9人,到目前还没有1人被判刑。去年,10余名干警花了两个多月查获一个传销团伙,因只获得发展下线29人的证据,不能定案,只得全部放人。

    据了解,“自愿连锁经营”8年前起源于广西,受到打击后大量人员转到长沙、合肥等地,之后又流窜到我省南京及浙江湖州、嘉兴等地。随着浦口、栖霞等区公安、工商部门加强打击,原在百水芊城、宁康苑等地的传销人员已大量向1公里外的花岗社区转移,原在桥北旭日上城、明发滨江新城和天润城的传销人员则向旭日爱上城、高新园区高层住宅等处转移。

    浦口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陈副局长认为,应尽快修改反传销法规,降低治罪门槛。现在传销已从早期以实物为媒介演变成“纯资本运作”,具备连环经济诈骗性质。因此,只要证据确凿,即可对发展1名以上下线的人予以治罪,以从根本上起到震慑作用。另外,现有法规对组织、领导传销罪量刑偏轻,对可加重处惩的设置门槛又过高,难以发挥打击作用,也应修订。

    南京大学法学院邱鹭风教授提出,查处地公安部门应向遣返释放人员户籍所在地派出所、街道或乡镇及其家庭发告知函,提请进行跟踪教育、亲人监督提醒,使他们感到压力、难以重操旧业,而不能一放了之。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网络传销

广告

解救案例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