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反传资讯 >

30岁小伙网恋被骗进传销 50天后被岳阳警方救出

来源: 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7-07-23

    法制周报7月22日讯 “三千里解救,四小时脱困传销窝点”。2017年7月15日,《法制周报》头版第一时间报道了深陷传销窝点的宁夏男子全兵,被湘宁两地法制(治)报联手救援的头版消息。在最紧急的关头,是不断汇聚的爱心链条和警方的追击搜索,成功解救了他。

    7月21日,似乎已经走出传销阴影的全兵,从千里之外的宁夏再次拨通了记者的电话:他说想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让更多人远离骗局、远离传销。

  50天,深陷传销魔窟。50天,从恋爱天堂坠入人间炼狱。50天,从沉沦困局到逃出生天……这名32岁的宁夏男子,用他还带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几天来断断续续地为我们还原了这一场传销噩梦。

刚刚脱离传销组织的全兵在《法制周报》记者的安顿下,惬意地吃晚餐 熊小平摄刚刚脱离传销组织的全兵在《法制周报》记者的安顿下,惬意地吃晚餐 熊小平摄

  全兵是宁夏中宁县人,今年32岁,此前在江苏苏州工作。“母亲让我今年一定带个女朋友回家。”老大不小的他还没有对象,母亲一直为这事唠叨。

  5月的某天晚上,全兵像往常一样打开社交软件玩“摇一摇”。“叮”的一声,全兵摇到了一个头像是女孩照片的陌生人,女孩面容清秀。因为平时喜欢玩微博、聊天,全兵对网上交友这件事并不排斥。他主动打了招呼,对方很快回复了。女孩说自己叫小芳,今年22岁,在岳阳从事服装工作,单身,想找个对象。

  初次聊天让全兵对小芳产生了好感,但两人10岁的年龄差让他有些犹豫。小芳仿佛毫不在意,她称自己不在乎年龄,只要对方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好就行,这让全兵既欢喜又疑惑。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热情的人。”小芳经常主动发信息给全兵,表现出对他很感兴趣。

  缘分来了。全兵非常开心,面对小芳的热情,他一头栽了进去。很快,两人发展到每天都要电话聊天。小芳只在“下班”之后接电话,有几次,全兵忙完之后给小芳打电话,直到电话响到最后一声,小芳都没有接。上班忙、工作上有规定,这是小芳给出的理由。不久,小芳邀请全兵到岳阳玩。全兵买好了从苏州到岳阳的高铁票。“我把要去岳阳的消息告诉了堂弟,也把小芳的照片发给了他。”全兵还要求小芳不要带同伴。出发的前几天,因为带同伴的事,小芳和全兵有了一次矛盾。那一次,小芳将一句“爱来不来”撂给了全兵,全兵一气之下,打算退票。

  “发生了一件事,心情一点都不好。”隔天,全兵在社交软件朋友圈看到小芳发了这样一条动态。这是因为自己吗?全兵在社交软件上问小芳,小芳回复了他:是。这个“是”字,让全兵觉得很愧疚,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恶劣了。“就算她是骗子,我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怕的,见着情况不对就回来。”于是,5月23日,全兵踏上开往岳阳的高铁。

全兵保留的高铁票 陈奕儒摄全兵保留的高铁票 陈奕儒摄

  赴约·逛街·晚餐

  下午2点多,全兵站在岳阳高铁站出口,天下着小雨。此刻,如果有行人注意到全兵,会从他的脸上看到焦灼和愤怒。小芳没有来接他,全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给小芳打电话,无人接,再打,还是无人接。过了一会儿,小芳给全兵发了短信,要他去某步行街。看到短信后,他打车赶到了步行街。中途,小芳又打了电话,语气焦急地询问全兵到哪儿了。

  在步行街,全兵见到了小芳与她的女伴,三人在步行街逛了一下午。小芳和女伴几乎会逛每一家店铺。下午4点,在身体不舒服的全兵提出要找地方休息后,小芳和女伴又提出了要去另一条街买鞋。5分钟就可以到达的路程,三人走了20分钟。买水果的时候,她们又拒绝了全兵“就在最近的店里买”的建议,选择了更远的一家店铺。

  逛街的时候,小芳的女伴不停地问全兵诸如家里有什么人,有没有朋友知道自己来岳阳这样的问题。感到疑惑的全兵留了一个心眼,说只有一个同事知道自己来湖南。5点,天已经黑了下来。在全兵再次提出要找宾馆休息后,小芳称自己的朋友想请他吃饭,并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一顿晚餐的说辞打消了全兵的疑虑,他随着两人来到了岳阳市学院路某楼房中。

  项目·搜身·洗脑

  “是一个女孩开的门,里面静悄悄的。”屋子的最外面是一道防盗门,门上还人为地加上结实的环扣;窗户是封闭的,外面是铝合金的防盗网。

  有4、5个男人在一间卧室打扑克牌,看到全兵来了,他们没有动。小芳称这是自己的朋友。

  “我跟朋友打了一下午麻将,赢了一两百,然后晚上请朋友吃饭,花了三百多,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一个男人问了全兵这样的问题。疲惫,饥饿,让全兵的精神出现了一些迟钝,他已经无力分析眼前的场景有多不合常理。他甚至还呆在那群人的身边,看他们玩了一会牌。

  “我们这里有个项目,需要你考察一下,耽误你几天时间。”一个男人说道。

  听到这句话,全兵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从前在网上了解过传销的知识,虽然不多,却让他印象深刻。

  “这是传销,我落入传销了。”为了防止全兵身上有尖锐的物品,当天晚上,传销成员搜了他的身,将他的钥匙串和手机都收缴了上去。钱包里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都被拍了照片,将里面所有的钱数了一遍后,传销成员除了把钱收走了,其他东西都放回全兵的钱包,让他收好这一切。

  骗钱、洗脑,这是全兵之前对传销的全部印象。自家的亲戚也曾被骗进传销,在交了1万多元后就被放了出来。全兵的害怕因为这些而稍稍减弱,他想着,既然钱已经被收走,那他们应该会放自己出去。谁承想,这次自己进的是一个“要钱也要人”的传销组织。

  饥饿·耳光·无助

  全兵有些害怕,但他还是作一次努力。“我饿了,今天只吃了一顿饭,能不能让我出去吃饭?”过了一会儿,全兵试探地说道,“我可以跟那个女孩一起下去。”“你提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一个男人发火了,全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扇了几巴掌。“现在你只能睡觉!”

  这几巴掌让全兵凉透了心,他捂着脸。恐惧、愤怒、无助、疼痛,让他默不作声。

  小芳和女伴走了。宁静的夜里,他躺在地板上,身子因恐惧缩成一团。半夜,上厕所。7个男人都睡着了,全兵借着光看到了那些严密的设施,要突破那些铁窗和链条很难,说不定还会弄醒那些人,全兵放弃了逃跑。事后,全兵才了解到,当时的传销人员在装睡,他吓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没有鲁莽行事。他也意识到,逃跑,是一件难事。

  凌晨5点,全兵渐渐睡去。

  上课·挨打·噩梦

  “最早的直销就是传销。”这是传销人员对全兵进行洗脑的开场白。传销组织强迫全兵拿出2800元买产品,并且称2800买到的是某公司的“营业执照”而不是产品,真正的产品是“人”。

  据全兵回忆,传销组织内部分工明确,每个窝点都有一个负责人,称之为“主任”。他们让新成员去发展下线拉人头。除此之外,传销人员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说辞和几套课程,其中一套“课程”转化成文字竟有十万字之多。

  “商法,是经商的方法。一商法,指的是以柜形式出现的售卖方法,所有的传统行业都是一商法,比如商场里面卖东西等。一商法传统、老旧,只能被动地等待别人来买东西,无法大量快速地赚钱。”现在全世界都是这样卖东西赚钱,难道还有什么不对吗?听到传销人员的理论,全兵靠着自己的常识就能推翻其说辞。

  “跟我一样,大多数进来的人并不相信。”每次进来新成员,传销人员在强迫他们花2800购买产品后,还会想办法弄走其余的现金。

  “三商法是互信、互赢、互利。互信,就是要信任公司的‘同事’。第一个信任的考验,就是要说出真实的银行卡密码;如果不说,那么就是没有诚信。”

  “胡编乱造。”拙劣的洗脑手法,让全兵更加看清了传销组织的目的——金钱。

  全兵形容,在传销组织里的50天是“噩梦般的日子”,不听话,就挨打。传销组织的每个新成员几乎都被殴打过,全兵也不例外。

  5月25日,进入窝点的第三天,主任在讲完课之后,问全兵:“听完了课,你感觉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你们愿不愿意让我加入?”全兵反问了一句。这句话惹恼了主任。他一脚踹在全兵的腰上,全兵倒在地上。其余成员围成一圈,冷冷地看着挨打的全兵。

  主任的拳头挥在他的身上,脚毫不留情地踢着全兵的腰。剧痛从背部、腰部传来,全兵紧紧地用双手抱着头。

  恐惧·绝望·怀疑

  我会被打死吗?那一刻,他恐惧到了极点。那次之后,全兵的腰足足疼了一个多礼拜。他学了乖,表面上不再忤逆传销人员。

  “一个山东的小伙子的鼻子都被打出了血,一天晚上,他想不开,一头撞在了铝合金的窗户上,晕了过去。主任和2个传销成员围在一起踢他。还有河南的一个小伙子,眼睛被狠狠地踢到,眼球出现了血丝。”在里面,全兵不是最惨的。

  打听别人进入窝点的具体时间,是被传销组织严令禁止的,一旦被发现就会挨打。“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有一次,全兵偷偷地问另一个小伙子。“十年,你信吗?”全兵摇了摇头。在这里,恐惧滋生了不信任,没有人敢说出真话。全兵每天的生活从早上7点开始。起床洗漱后,所有人围成一圈吃早餐。

  8点左右,传销老成员给新成员上课,他们让新成员背诵上万字的理论。

  12点,是午餐时间。“土豆、花菜放在一个锅里,放点油,放点盐,炒几下,就可以出锅了。”吃饭的时候,全兵经常会把土豆放在自来水下冲洗几十秒,因为咸得吃不下。

  50天里,全兵只吃过花菜、土豆、米饭和稀饭。为了不让新成员的精神空闲产生消极的情绪,传销组织允许成员在下午和晚上玩扑克、下象棋。

  转移·上网·求救

  有一次,全兵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了父母。在梦里,父母来到了岳阳,母亲的脸上布满了泪痕,父亲的皱纹久久不曾舒展。

  “当时想着,一定要出去。不能让父母担惊受怕。”全兵开始筹划逃跑。窝点进来的受害者越来越多,屋子里已经有14人了。于是,7月3日,传销组织对新成员进行了一次转移。据全兵回忆,这个传销团伙一共有两个窝点,其中一个是地下室。传销组织将全兵在内的几个新成员转移到了地下室。

  “两边都是人,紧紧地盯着你,一有举动,他们就会围上来。”全兵发现了这一点,“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得到他们的信任。”

  这次转移之后,传销组织认为全兵“值得信任”,允许他开展“业务”。“他们说这样是拉人进来赚大钱,是一件好事。其实就是骗人。”传销组织所谓的“业务”,就是让全兵用社交软件、QQ等聊天软件添加陌生人,以谈恋爱的名义将其骗到岳阳。让全兵高兴的是,能够用聊天软件,意味着可以上网!

  7月6日,全兵拿到了自己的手机。晚上,他跟着传销成员来到另一个卧室。里面摆着20厘米高的小板凳,围成一圈。传销成员依次坐在凳子上,低头摆弄手机开展“业务”。

  全兵微微抬抬眼睛,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在看着手机,坐在他身边的两个人也是。“你在哪里?是不是进入传销了,要不要我去救你。”打开QQ,堂弟的信息一下子弹了出来。“很紧张,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全兵的手有一丝颤抖。为了不让传销人员看到,他马上把信息删除。

  第一天,全兵没有回复信息。由于前几天努力“开展业务”,全兵获得了传销组织更多的信任。7月9日晚上,他一屁股坐了下来,一脸轻松地开始了“业务”,动作跟往常一样,没有传销成员注意到,全兵偷偷地切换到了另一个QQ号码。

  暗号·报警·焦灼

  “我被骗进传销,我把定位发给你,你快去报警!”他的手指没有慌乱,整句话没有一个错别字,信息发给了堂弟的QQ。

  “你记住,我发信息,你就回;我没发信息,千万不要回复!”全兵用软件获取了定位发送了出去,除此之外,他告诉了堂弟这样的“联系暗号”。发送完毕,他立马切换成常用的QQ号。

  第二天,全兵焦虑地期盼着警察的到来,然而,始终没有人敲门。晚上,全兵打开了隐藏的QQ,发送信息给堂弟询问,堂弟回复:“定位不准确,警察找不到具体的位置。哥,你再发一次!”全兵连忙将新的定位再次发出。

  记者获悉,这一次,堂弟将信息发送给了全兵的妹妹——全欢。全欢在朋友圈扩散消息,求助更多的人来帮助哥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警察还没有来?7月12日上午,警察依然没有到来。

  全兵的心情越发沉重。当天下午,全兵与传销成员玩扑克,连赢了几把,这让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暗暗思索,晚上再问一问堂弟。

  暗室·警察·获救

  下午4点多,“砰砰砰”,地下室响起了敲门声。“赶快进去,不准发出声音!”传销成员凶狠地对全兵及其余的新成员训斥。他们将全兵一行人赶到卧室,把门锁上,整理了一会儿房子。

  “我听到警察走到了客厅,在问他们话。”全兵模模糊糊地听到一些对话,短短的几分钟,黑暗中的全兵紧张、激动得流出了一头的汗。“不要走,一定要进来卧室,千万不要走啊!”全兵的心仿佛要跳出胸腔,他握紧了双手。

  当他在考虑要不要制造一些声音来吸引门外警察的注意力时,门突然被打开了,几个民警走了进来。“把身份证拿出来。”民警对他们说道,全兵高兴地差点哭了出来。

  最终,岳阳公安在全兵发送的定位的指引下,对学院路附近展开了大规模的排查,成功锁定了全兵所在的传销窝点。50天噩梦般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文中的全兵、小芳、全欢皆为化名)

  编后

  谁是勒住疯马的人

  苏州到岳阳,这张被反复摩挲到泛起毛边的蓝色车票,已经在全兵的钱包里躺了整整50天——也许它还会待上更长的时间。

  或许这更像是一段浓缩人生的映射,欣喜的、困惑的、痛苦的、绝望的情绪,以最浓烈的密度灌注在这个男人的生命之中。

  深陷传销,就像坐上一辆疯狂疾驰的马车。而勒住缰绳的人却不知在何方。但全兵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在最紧要的关头,有人挺身而出帮他拉住了缰绳。

  7月14日,平安到家的全兵给我们发来这样一条信息:“我希望年轻人都能够从我身上得到教训。网上交友一定要谨慎小心,不能轻信网上的陌生人。让他谨慎交友,切莫落入传销圈套。”

  以全兵之痛为帐,我们撩开的是繁华都市的暗角,在高光覆盖不到的一隅,不仅暗涌着扭曲病态的迷失,更有对边缘化人群的悲悯与关切。

  世道的浇漓诡谲,点到为止,光阴的凉薄无寄,哀而不伤。愿迷路上的人,内心明亮,正义加持。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网络传销

解救案例

咨询救助

最新文章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