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传销资讯 >

传销高发地图 这30城为何成传销重灾区

来源: 互联网 作者: 樊京刚反传销 发布时间:2017-04-17

近日,某真人社交平台发布了一份全国地图,并以显著的红色在图上标注了30个城市。

然而,这些被标记的城市,不是“最美城市”,也不是“最文明城市”,而是该社交平台根据网友的举报线索,整理出的最新“传销高发地”。

全国真人社交平台发布的”全国传销地图“ 图据网络

该平台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数据显示,近一年来,该平台成功发现的13603名涉嫌传销人员中,来自云南曲靖、广西桂林、广西北海三个地区的人数最多,分别占到9.8%、9.1%和8.8%。

“尽管数据并不精准全面,但基本面还是对的。”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作为专业反传销人士,他和其团队以及全国多地警方在打击传销、数据和线索分享上有着紧密协作。

针对上述图标,李旭有着自己的看法,他称,就目前来说,广西、云南肯定是牢不可破的传销高地,但城市已经有了很大范围的转移。

“防城港、钦州、南宁、武汉、西安、贵阳、廊坊、大同、漳州等,这些城市已经在新的传销形势下越来越有分量。”李旭称,目前传销越来越多地向新区、中心城市和中西部地区农村渗透,呈两极状态。

“感情邀约”引人上钩

“精神控制才是最强大的”

“传销玩出了新境界。”程俊(化名)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异常的平静。

程俊回忆:“里面的人都特别和善,也不限制人身自由。”

2015年3月,程俊正式加入传销组织,直到2016年9月才离开。若要算上中途的一次离开又回巢,程俊在这个传销组织已是三进三出。而与其他传销组织不同的是,这里的人员对于他的离开,从来都未加阻止,更谈不上“暴力控制自由”。

程俊说,一年半时间下来,他发现精神控制才是这个组织最强大之处,他在不知不觉间对对方产生信任,由此投入了全部积蓄13万元,血本无归。

程俊向红星新闻记者谈起了当初从湖北赶去云南发展的初衷,他说:“当时轻信了小慧的话,说交个朋友,一起旅游。”程俊甚至想过,云南一行能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

小慧是程俊通过微信认识的朋友。程俊说,小慧常常在微信上给他发来问候,道早安晚安,还常给他的朋友圈点赞。相处一段时间后,小慧表示看他挺顺眼的,接着就经常邀请他外出玩耍, 有时他也会答应。

2017年2月,程俊在某网站发帖揭露“云南曲靖市的疯狂传销”。4月10日,记者拨通了程俊“上线”胡某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已经不在曲靖了。不过,在记者提到程俊的名字后,胡某的声调瞬间提高:“你谁呀?关你什么事!”说完这句,便挂断了电话。

通过调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程俊的遭遇其实并不罕见。

在各种社交平台上,网友经常会收到陌生聊友的“热情邀请”,对方大都身处异地,而且以异性居多。

但这种看似“真情实意”的邀约,极有可能是对方早已熟练使用了千百遍的“传销话术”,一旦你接受邀请,便很可能落入对方的套路之中。

全国感情邀约逐渐渗透进人们的生活 图据网络

对此,反传销人士李旭提醒说,近两年来,随着国家对非法传销打击力度的加大,“发展亲友”为下线的传统传销模式已被人们逐渐熟知并有所警惕。以婚恋交友为名,拉拢陌生网友加入传销组织的套路,正在成为网络传销的主流方式。

这种以婚恋交友为名的新型传销模式,隐蔽性强、诱惑力大,已经逐渐蔓延扩散到各个社交平台,涉及人数之多、范围之广触目惊心。在所有网络传销活动中,超过80%的传销人员会采用这种成功率非常高的“拉人头”方式。很多被骗者都是因为经不住“甜言蜜语+美好将来”的诱惑,被对方的“感情铺垫”所打动,千里赴约,轻则损失时间和车旅费,重则被成功洗脑,和传销分子同流合污。

传销高发地图

地方成立打击传销专业队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这份由某真人社交平台发布的“传销高发地图”,点名云南曲靖、广西桂林、广西北海三地是全国传销“高地”。为此,红星新闻也与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了求证。

全国真人社交平台发布的传销高发城市 图据网络

“这样的数据出来,我们也毫不知情。”10日,云南曲靖市公安局的宣传部负责人称,他们对网上出现的传销地图不予置评,具体数据他们也没有掌握。但是,当地在打击传销上一直都有着力,只要接到线索都会出警整治。

2016年7月,曲靖警方还曾在全市范围内组织为期半年的打击整治传销专项行动。仅一个月,投入近4000警力,查获疑似传销人员1980余人。

而广西北海为提升打击传销的工作效率,还成立了打击传销工作专业队。2016年12月29日,广西北海市出动公安、工商等部门700余名执法人员,开展大规模集中清理整治传销行动,在该市多个住宅区查获589名涉嫌传销人员,并现场查封涉传出租屋157户。

公开报道显示,广西作为全国传销重灾区早在2003年前后就引发重视。2006年8月,“全国打击传销专项行动”启动,广西被列为全国14个重灾省区之首,广西来宾还成为其中重点督查督办对象。2009年6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厅长梁胜利发表“耻辱论”,随后广西掀起打击非法传销的一系列行动。

“目前,广西肯定是全国排名第一的重灾区。”4月10日,反传销专家李旭说,江西、河北、河南、贵州、湖北、湖南等省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全国反传销协会发布的”全国传销高发地图“ 李旭供图

李旭介绍,他们的数据也不是凭空估计,“我从事反传销工作8年,有传销的地方几乎都留下了我的脚印,我们的队员会收集各地传销组织的条线数,每条线有多少人也有了解,之后再按照当地传销组织的势力范围估算租住人口。

传销越打越多

“微传销”无孔不入

“我们的数据都是得到官方认可的。”李旭表示。

就目前而言,尽管全国打击传销的力度一直很大,他却另有看法:“都有些灰心了,传销越打越多,我的能力和精力有限。”

这其中,“微传销”让李旭感到尤为棘手。“传销正从网下搬到网上,影响范围也在呈几何倍数放大。”

他介绍,近日引发关注的“五台山女尼结婚”其实也是一场传销闹剧。4月8日,五台山佛教协会也发表声明证实,该视频内容实为“五行币”非法传销机构搞的传销派对。

全国“五台山女尼结婚”事件视频截图

同一天,央视《焦点访谈》节目也对“五行币”做了揭露报道。吹得天花乱坠的“5000元一枚五行币,1年后价值400万”,只是一场传销骗局。“五行币”与数字货币毫无关系,其操纵者——张健,自称9岁读大学,被“国家秘密培养”、是世界首富等等,也都被证明为不实言论。

“五行币”借以骗人的都是传统传销组织的陈词滥调,但是,“五行币”变身为网络“微传销”,形成“去中心化”的传销组织结构,却值得严肃对待;而且,网络“微传销”的危害可能远大于传统传销。要知道,“五行币”的前身“云数贸”,早在2013年就被公安部列为十大传销案件之一,其组织者张健也被网上追逃。

互联网技术形成了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结构,没有中心、没有金字塔式的层级,一个个子系统相对独立。而目前的“微传销”正在复制这种互联网的分布式结构,在组织头目缺位的情况下,通过微信群、QQ群编织成传销之网。

 

 

这些组织没有固定窝点,甚至没有固定的组织框架,随时都可以开建微信群搞传播、洗脑。而绝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没见过“云数贸”公司的任何人员,更别说张健了。但是,通过微信群的集体洗脑、病毒式传播,很多人(特别是老人)还是会上当“中招”。

近日,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结合互联网传销最新特点和模式对2016年出台的《互联网传销识别指南》《征求意见稿》进行更新,更加清晰地指出数字货币传销以及微信传销正成为当前社会的主流传销模式。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