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揭秘传销 >

传销的洗脑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来源: 反传销网 作者: 反传销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7-11-10
昨晚在贴吧看到了一个帖子, 名字是《去西安传销劝说我爸》,是个直播的帖子,我看了足足3个小时,但才只看到了一半。
从一开头楼主坚定信念到慢慢无法思考。开始还发照片给我们看环境,3天后慢慢没了回复,7天后回来,人都变了,脑子里就充满了传销的口号,说大家都是错误的,说国家的什么什么,能从新闻联播里看出来。
最后我想问:传销的洗脑真的能7天改变一个人?

知乎网友: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776863/answer/18101979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底下的答案都看了一遍,我真的为大多数人的天真而震惊!!!

更有人说想去亲身体验下,我真是无语。

以下真事。

先简单说一下,他们都是限制人身自由的,一进门就被控制,搜身手机钱包所有东西没收,打人,不让你跟外界有任何联系,打伤了打残了你也自求多福,不会送医院的。

而我为了保护家人以及自己,必需匿名回答,这也让我感到深深地悲哀,同时希望看到的人尽量扩散,不要让更多无知的人上当受骗。

我家里一个很有信誉的亲人跟我说他生病需要借钱,他说借一万,我想着若非遇到难事,他绝对不会跟我开口,于是多打过去几万,让他安心看病不够了再跟我说。

然后过了几天,有人说他做传销,我不信,打电话过去问他,推心置腹的问聊,他的回答说话都很正常。于是就打消了怀疑。

差不多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我突然微信收到他一条信息"是真的,我现在出不去,千万别回信"。看到信息的瞬间我气血上涌,感觉自己都无法思考了,眼泪绷不住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条短信,是其他的信息。这里我不方便说太多,原因后面解释。

从他简短的四条信息里,我终于知道他人真正的所在地,是在另外一个偏远城市-高邮(我从此恨高邮这个地方)。

我捧着手机看着他的信息几百遍,我甚至都不敢报警,很明显他被人控制,手机是一个多月了才有机会发出这几个字,再回头翻看之前的聊天记录才发现语气以及说话的方式微微不对劲。甚至根本都不会让其他人知道他人究竟在哪个城市,即使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你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后来报警,警察让我先去高邮报案做笔录备案之类的再处理,还问我要我家人电话准备给他发过去,说是要确定有没有这个人。

我当时内心真的是绝望的。

我一个女孩子,依然不管不顾的买票去了高邮(期间跟我男朋友说了这件事,去一个陌生的火车都不直达,需要坐汽车才能到的地方, 我挺害怕的,我希望他陪我,然而他拒绝了)。

到了高邮之后,在派出所,警察要了我家人手机号码然后给他打电话发短信说自己是派出所云云,然后开警车带着我来到一个小区,我也听不懂本地方言,最后跟一个人吵了好久要把他带到派出所去,我家人并没有找到。

然后警察跟我说让我在附近小区蹲点转悠,如果看到我的家人了,再报警。

我真的绝望了,我家人信息里说了他出不去啊!!!!我怎么可能在小区大门口这些地方看到他呢,而且还不确定是哪个小区呢。我当时准备辞掉工作在高邮住下来死磕到底了。
接下来,前面一些看似无用的事情慢慢起到了微妙的作用。

首先我们给钱很大方,坏人头头以为我这边是有钱有势的人,不好惹。

其次在去高邮之前,我抱着一点儿侥幸心理跟家人打电话故意说我生了重病,希望他能来南京带我去医院看看,帮我办理住院等事宜,这个电话时长超过了三分钟(他们里面的人说通话超过三分钟会被精确定位)。

最后高邮警察用高邮本地号码发了短信,并且打电话接通后坏人听到了我的声音,我喂了几声电话就被挂断了,他们以为是我找人用高科技定位过去的。以为他们被警察盯上了。。。

还有其他心里方面的各种巧合吧,他们担心自己大本营暴露,然后把我家人七拐八拐送到一个他自己不认识的地方,然后扔下他就跑了。
我家人赶紧给我打电话,然后我让他打车去派出所,等到从蹲点的小区门口赶到派出所,看到我家人那一刻,我以为我会哭可是我竟然没有。

当时我家人很害怕,他怕别人跟踪他,而且他也不相信派出所的人,呆在门口不敢进去。。。。一言难尽。

现在说说为什么不敢说太多信息的细节,因为每一个获救的人用过的方法,都会被他们马上破坏可能性。

有人曾经跳楼,所以现在他们的窗户都是铁网焊死的。

有人曾经从窗户丢出去一百块钱,上面写上自己电话以及简单事情,获救,所以现在他们铁网特别密,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

有人曾经冲到厨房拿着菜刀乱砍逃出去,所以现在他们厨房没有菜刀,切白菜土豆用刀铲。
有人曾打破杯子碗用碎片威胁着逃出来,所以现在他们全用的塑料制品。

有人曾经撞墙之类的,所以现在他们上厕所洗澡都有左右护法。

洗澡需要申请,夏天一般三四天才能洗一次澡。

他们不用洗洁精,所以锅具都很脏手一摸一手恶心的东西。

他们不晒被子,所以很多人得了皮肤病。

他们大家共用一盆洗脚水,所以很多人被传染了脚气。

他们吃冬瓜连皮一起,偶尔一人分一只小龙虾也是连壳带钳脚头一起嚼碎了吃。

他们时不时会过来问你,这里饭菜好吃吗?你说好吃可能被打,你回答不好吃也可能被打,你不回答那肯定被打。

他们煮饭所有的调料只有猪油和盐。

除了所谓的主任,其他人从来都是进了门就再也出不去了,你如果不跟家里人或者其他人骗到钱,他们就轮番跟你打疲劳战。晚上熬到凌晨两点,让你睡到凌晨三点再把你打醒,然后四点让你睡,五点打醒。就这样循环,一般五天正常人就扛不住了。。。。。

所以那些说自己想去体验的人,我只能说无知!

我家人被他们打,强行把手机往嘴里硬塞,我家人把手机屏幕和后面的摄像头都给咬碎了。我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心痛的无法呼吸。

希望看到的人多多扩散,不要相信任何人骗你去哪里玩,要玩自己花钱买票或者组团去。

现在传销已经不会骗你说发财赚钱什么的了,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专门研究你,找出你的性格特点然后对症下药,上当的人很多,我家人说短短一个月,他所在的小黑屋又被骗来三个人。

其中一个很单纯的小姑娘很主任说,自己想回家。然后被单独叫到主任的房间一个小时,偶尔听到里面女孩子哭声,出来后女孩子说自己扎头发的皮筋找不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敢怒不敢言,甚至不知道身边哪个人可信,互相之间零交流,连眼神交流都会被喝止或者暴力解决。

人间地狱!!

如果不是我自己的家人亲生经历,我都不敢相信,中国竟然有这种组织的存在!

而且还很多,遍布全国各地。

哀鸿遍野。

我好无力,甚至想用灵魂跟魔鬼交换,换来特异功能,把那些人全部抓到,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凌晨两点实在睡不着,手机把这些事情码下来,希望能给看到的人提个醒,太阳下面还有这样的阴影存在,请大家都凡事多一份小心。

随便转载。
~~~~~~~~~~
这个答案我写完自己都不敢翻看,今天上来看到评论竟然有人不信,贴一些其他信息。

1:之所以还叫传销,是因为他们被关在房间里的日常,就是上课洗脑各种所谓的学习行业知识。竟然有很多人被洗脑成功相信了,骗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人被自己家人救出去了中途跳车跑回高邮。

2:不信的人,我为你高兴。至少证明你周围没有人遇到过此类事情。

3:当地警察和当地人知道这些组织的存在。警察基本民不告官不究,究也不会说不找到人不罢休。本地人没有了土地,拆迁分到的房子大量闲置也就指着这些人赚点儿租金。
高邮市开发区秦邮建材周围一大片小区群,有很多这样的组织,我的亲人就被关在这片小区内(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家人具体位置,只知道在那个片区)。其他地区暂不了解。

4:他们把每个人手持身份证的照片都收集了,不知道要干嘛。

5:现在回头看跟一场噩梦一样。去高邮的路上我好多次闭上眼睛再睁开,渴望自己睁开眼睛发现只是做了一个梦,家人一切正常。
从高邮回来的路上,我也特别害怕,怕自己其实只是做了一个梦,醒来家人还被困在别处。

6:希望看到的每个人,生活中多一点儿防备。无论开心不开心,贫穷或富裕,都不要失去自由。
~~~~~~~~~~~~~~
~~~~~~~~~~~
1:评论区很多人问怎么骗过去的。
-- 家人的朋友邀请我家人过去玩两天。
(他们十几个人专门研究你一个人,会很耐心等待合适的时机以合适的理由骗你过去)

2:评论区的朋友没必要地域黑,我觉得好多地方可能都有,我发帖子目的是把自己身边真实的事情说出来,给大家提个醒。

3:这种组织在当地也是屡禁不止,组织里面的人说每年369月严打期,所以那段时间他们也会分外小心,隐藏自己。

4:我家人说一般手机不在自己手上,每次有电话短信消息过来,他们马上会拎着你的领子问你这个人是谁。通话都是开外音,如果你用的是方言,会被录音然后找懂的人逐句翻译,一旦发现什么不妥就会被打。如果你跟你的家人说了你被人困了,那么后面他们不可能再让你跟自己家人联系了。他们还逼着我家人用很难听的话骂了他好几个朋友,因为那几个朋友怀疑我家人做传销不借钱给我家人。

5:他们有你人在,身份证,手机等,会各种折腾把你自己名下各种账户掏空,我见到我亲人的时候,他卡里只有10块钱,因为实在取不出来了所以才留在里面。

6:他们的主任都穿的西装或者夏天短袖西裤皮鞋,头发都减的很短说是精神。他们平时在外面一定都是那种看起来彬彬有礼,干净利落的外地人吧。


知乎网友:写了这篇文章已经小半年了,突然想更新一下

很多话想说,我本来随手写的是切身经历,得到了这么多的赞评论感谢,诚惶诚恐,却一点也不轻松,没想到还有那么多人深受其害。

有太多的人私信我,我都尽力的去帮一下他们,因为不想让他们经历跟我一样的无助。

这期间

收到过红包,很感激,但我没有收,虽然很想

收到过威胁,很愤怒也很无奈,虽然很生气

收到过嘲讽,挺难过的,导致很久没有刷知乎。

咋说呢,五味聚杂,现在又回来看到这么多人的求助,又瞬间释怀,

管他嘲讽或威胁,我只帮助需要的人就够了。

就尽力而为,出谋划策,当个狗头军师吧。

欢迎私信。


12月24日更新:

一、有好多人私信我,家人/朋友/自己/亲戚在传销窝里怎么救出来,我感觉我像是变成了反传销大师,但我只是侥幸救了家人的一介普通人,只能给你们几点建议和意见,欢迎私信,我会尽我所知,所见,给你们一些建议和意见。

二、我将所经历的写出来,是希望大家能有个更多的警示,转载可以但请私信。

三、每一条评论我都有去看,只是最近事务繁忙不能一一回复,抱歉,但评论区好多家人/朋友受骗上当的,才觉得传销其实离我们每个人都很近,希望大家提前给自己的父母做准备。

四、最后感谢还有大家的担心,我现在一切安好,平安无事,特别想把这份关注和好意给那时最失意的我,想来现在也为时未晚。

五、凑数的
----------------------------------------------------------------------------

很多人在说要我更新我怎么让我妈妈同意,和我叔叔同意回家的。

对于此段我一直不想去回忆,但为了这件事的完整性,还是说出来吧,其实也那么痛苦。

痛苦的是他们, 那些真正被洗脑,然后又发现真相的人,他们的痛苦比我要多太多太多!

请给他们一点点关心和理解,或许曾经拉着你说这个赚钱,但他们从头到尾并无恶意啊!有恶意的是这个传销!!请不要把这种二次伤害带给你爱的爱你的人!拜托!!

那些评论区说着他们都是傻,都是懒,都是蠢的人,其实我告诉你们,恰恰是你们这种人最容易被洗脑,传销人员在第三四五天的时候不会让你接触到任何贵重物品(当然他们也没有)这几天给你讲课的往往都是大汉,不怕你急眼也不怕你发火,他们怕的是你从头到尾都能谈笑自如的人,因为他们抓不住你的弱点!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件事,千万不要去尝试,千万不要去尝试,千万不要!你自以为是的聪明只会害了你,我一直怀疑他们所说的漏洞就是故意引你往里钻,当你研究完各种漏洞和破绽说这个好蠢啊我分分钟就可以拆穿,这时已经上当的你还在洋洋得意而不自知。

另:我不是个写故事的人,就我这三脚猫文采写故事估计也是故事会里的那种
所以我本着实事求是的过程记录的,没任何渲染,
写这个也是为了让大家知道传销里的洗脑(我叔叔)有多强。


以下是原答案

时隔一年,我居然还有一点动摇,刚才看了好多答案,再次回顾居然有点慌张

此事碍于家人面子,从未跟任何人提起,今天看到这个题目突然觉得无法释怀,不吐不快,但文笔差……敬请见谅!

情况是这样的,我当时和朋友做个汽车贷款,自己也有一个广告公司,都处于创业阶段,我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想在北京开一个饭店,让我给一点建议,我想了一下后觉得成本太高,没有特色的饭店也不会有什么回头客,就大致了解了一下没太深入的研究,跟我妈说不太可行,便去忙了。

之后我妈妈又给我打了几次电话,我觉得无论可行不可行,首先得支持一下我妈妈,因为我妈以前特别不容易,也是第一次很坚持的要做什么(我妈妈已经第三次结婚,我爸妈在我初中的时候就离婚了,现在那任来北京包工)

于是我特别认真的去研究了一下可行性,为此问了很多人,找了好多消息,后来我妈妈就提议不如去实地“考察”一下,我觉得有道理,就答应去了,但一直觉得考察这个词有点奇怪。


到北京后又莫名其妙的又转到了燕郊,在燕郊我叔叔(我妈现任)接的我们,因为我时间不多,上来就直奔主题,说了很多饭店的事,但他们只是笑笑说今天太累了,明天再说,我想着也这事不能急于一时,就去另一个卧室睡觉了(他们在燕郊租的一个房子,两室一厅)

第一天:我想跟他们切入饭店的计划什么的,但是他们一直避而不答,提出不如逛逛街去吧,于是就带我去了燕郊最“豪华”的商场和饭店之类的地方。(其实一直觉得去真正豪华的地方说不定我真的就从了)期间还有一个便宜表哥一直跟我聊天,大到国家大事小到手机膜哪里买合适,因为无聊嘛,所以每件事我都要跟他辩论很久…后来给我辩嗨了,他说的鸡汤啊什么的我都特别不屑一顾,告诉他鸡汤文都有毒怎样怎样的,然后他就安静下来了。

第一天套路:先就带你看一些城市啊繁华的商场啊昂贵的品牌让你先放松再刺激,接着直接粗暴的开始打鸡血,什么努力就会有回报之类的。


第二天:便宜表哥一大早就来了,吃了早饭我就要提出去实地看一下,我叔叔说可以去,先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当时突然有点奇怪,该不会要请我来一套大保健什么的吧?我妈妈还在呢……我看了一眼我妈,我妈刚好在看我,避开了)我也没在意太多,跟着下了楼,转了几圈,便宜表哥跟我说:小伟,我跟你说实话,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政府项目,等一会儿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先不要怀疑,听完再说!我一下就有一点警觉,按照之前的辩论,那便宜表哥没那么高的阅历和智商,我都可以把他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这样都可以跟政府合作?


这时表哥一脸严肃的等我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电话一脸恭敬的问是否方便,是不是可以过去?得到确认后告诉我跟着他,我们三人就去了一个小区内的另一个单元,到了22层几号忘了,按了门铃后我叔叔告诉我要一定先握手,大约两分钟后门开了,开门是一个女的,年龄在30左右,我跟她握了一下手后寒暄了几句,便让我们进屋坐,坐下后她去倒水,我打量了一下房间,布局很简单,没什么装修,不像自己住的样子,虽然放了一些孩子的家具什么的,但还是很荒凉的感觉。


倒水回来她又把手伸出来想要握手(一脸懵逼的配合握了一下手)然后坐下准备开始聊那一刻,我叔叔和表哥一下就安静下来了,除了被问到问题就再也不言语,坐姿也有些奇怪,双手放在双腿上,目不斜视,我也没搭理他俩,任由那个女的问我在哪里住,做过什么行业之类的无关痛痒的话题,我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但心里特别烦躁,那女的开始大吐苦水,说以前是一个山沟里生活,基本都不怎么通车,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特别苦(她说了有一个小时,差点没哭了)其实我也差点哭了,太能哔哔了!说到兴起还把手伸过来摆出握手的姿势,(我:???)接着开始吹这个现在干的事业有多好,给她第二次机会什么的,说完就看着我,我一直绷着也没接话,绝口不问是什么,因为我知道只要一接话又得半小时,就这样冷场了有一分钟,场面一度很奇怪,
我叔叔和便宜表哥目不斜视
那女的一脸等我接话的表情
我沉默不语…
就在此时,我那便宜表哥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就接着问了一句,那是什么?(当时差点没忍住就笑喷了,我说表哥你到底是来带我听课的还是来捧哏的?)说完那女的就开始背草稿,就这样过了半小时后终于放我们走掉了,果不其然,出来后又握了一遍手。


出来后我那便宜表哥继续毕恭毕敬的打电话约人,我就在广场看着人来人往,突然觉得有点无法理解…
我问我叔叔,是谁带你们来的,
我叔叔:一个局长推荐的,
我:你告诉我名字。
我叔叔:这个项目是保密的,你不能随便问,刚才听这个项目感觉怎么样?
我:不怎么样,你不能指望我听进去什么,我可以告诉你这就是传销,我也不会同意的!
我叔叔:你听一听再下结论吧,你先要去了解他,才能下结论,你不了解得事情不要乱说。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接下来一天时间又去了另外两个人的家里,第一个女性,戴眼镜,年龄28左右,家里装修稍微好一点,在一张纸上给我密密麻麻的写了一页的演算,(是刚刚好一整页,一点空都没有,而且特别整齐,一点也不显得乱)什么只要69999,最后能得到1040万(大概是这个数字)

第二个是个男的,寒暄过后就开始“惟妙惟俏”的吹着牛皮,什么因为中国把传销组织定义为非法以后,国际什么什么组织开始针对中国不让中国加入WTO……邓小平主席在98年提出什么什么战略(这点真替他们捉急…)反正一顿吹牛皮,我一度有些恍惚,因为我想早点结束,就一直特别乖的听着。

第二天套路:“先打感情牌,曾经如何,现在如何,未来如何,然后再抛出1040万,再由最后一人加深印象,负责第一天的收尾”

回到家以后特别生气,但一直憋着火,旁敲侧击问出他们一些情况:

1拉你们来的那个人是谁? 朋友,也是个局长
2你听课多久了? 一个多月
3我妈妈有没有听课? 听了五六天
4你们有没有交钱? 交钱了
5有没有继续往里面拉人? 我第一个


跟我叔叔聊天的时候,他为了给我解释疑惑,说在第三天的时候砸了他们的家具什么的,大骂这是传销,差点打起来,但是听了一星期觉得这不是传销,这是真的可以赚钱!所以建议我再听几天。


所以我得到的消息是这样,
第一、前三天属于安全期,基本上由浅入深,只会做一些洗脑前的基础工作,
第二、时间最多只有一星期,一星期如果不救出来人我就自身难保了。
第三、我妈妈并没有听课太久。
第四、钱交了更舍不得走,恶性循环。
第五、我得阻止更多人上当,不能让他们拉人。

那天晚上的总结出来以后我就开始埋头补习传销各种事情,后来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明天再更新。

12月21日更新

刚才写了那么多没保存草稿…

晚上一边补了很多关于传销的资料

传销分为南派和北派

南派不限制人身自由,但控制思想。
北派限制人身自由并禁止与外界联系。


现在想想庆幸遇到的是南派,不然就是我来给大家讲传销有多好多好了。
于是趁着手机还在,马上跟跟朋友对好暗号,并把地址和定位告诉他,如果我叫他的名字A,代表我被控制了,或者相信了,马上报警,名字B代表安全。

还顺便加了个反传销的QQ群,本来以为我只是为数不多的受害人,但随便进了个群以后,光燕郊这边就有受害人家属七八个之多!!随便加的群啊!

有一个人男的,就为了他们一大家人,假装相信,然后一直潜伏了三个月之久!

还有一个小姑娘,她妈妈被骗进了传销,很久未见,就想过来看看自己的妈妈…

还有一女的,刚结婚正在怀孕,老公被骗进了传销…

还有一个姐姐,他弟弟彻底失去联系生死未知,只知道在燕郊的某个位置…

还有很多不一一而论。

我想很多不了解的人和我当时的心理一样,这得多蠢才能相信传销,怎么可能相信,怎么可能能赚钱,但洗脑的力量太可怕,千万不要随便去尝试!

我所在的传销是属于1040阳光工程,准备了一大堆资料和视频来证明这事是骗人的,以为明天只要甩出这些资料便可改正他们的想法,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

第三天

我那便宜表哥一大早就来了,我起来后洗脸刷牙一起吃早饭,期间一直跟我表哥乐呵的聊着天,心里一直想着要怎样先把他解决掉,吃完早饭后机会终于来了,

他坐在沙发上一件严肃的说,小伟,今天我们再去考察一下这个项目。

我拿着喝水的杯子一直有一种砸他脸上的冲动,我也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表哥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将我家人拉进来的,但经过我现在的了解,这他妈就是传销,我不会再去听课,包括我再也不会让我家人去听课,我希望我妈妈他们能有个安稳的生活,既然你也是亲戚,你也会这么想吧,你要是再跟我提出这事,别管我翻脸不认人!”说完就一脸凶狠的看着他(也有可能是自以为凶狠)

我妈妈和叔叔挺了解我的,我小到大没对别人发过火,于是赶紧过来圆场,把话题扯远了,我也笑着配合着他们聊着别的,便宜表哥一句话没说,冷着脸看了我叔叔一眼,然后寒暄了几句便走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后来想想,这便宜表哥是不是本来就知道这是传销,假装被洗脑拉人?还是被“安排”过来当我表哥的?细思极恐)

他走后我直接质问他俩究竟是哪里来的表哥,他俩含糊其辞,我看得不到答复,直接转移话题,

我:这个项目叫 1040阳光工程对吧?

我叔:对,这是国家支持的项目。

我:我查了很多关于这个的消息,可以认定这就是传销,根本就是假的。

我叔:你才来几天肯定不了解,你先了解一下再研究究竟可行不可行。

我:我这已经听完课了你还叫我听课?还能听什么呀?

我叔:这只是刚开始,你再了解一下再去定论,我这不也觉得你应该会比较懂,所以叫你过来帮忙考察一下。

我:你把钱都交了你告诉我让我考察,考察个毛线啊!!我又不是领导别跟我说考察,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

我叔:可以跟你走,但是我钱都交了我看看能不能要回来,你先再听三天,你听完这三天如果海还觉得这是传销咱们就走!

我:不行,传销听的不是课,而是被洗脑,洗脑后我就相信了还走什么?

我叔:你如果相信了不就证明这个项目是真的么?你还不相信自己么?

我:……

我发现根本无法跟他们讲道理,完全无效,

于是我就把昨晚的准备工作给他们看,一边给他们解说,指出昨天他们给我讲的很多的漏洞。

网上有很多这种拆穿的帖子,譬如邓小平98年提出的各种项目(实际上97年邓小平逝世)我就不打这个了,这些都是很容易就戳穿的骗局,我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们知道这是骗局。

但结果是我叔叔好像特别生气很痛苦,怒吼着这网上都是骗人的你少上网之类的,就摔门而去。

我当时有点懵,没来得及阻止,我妈妈这时就说着这不也为了赚钱给你们么?你就听着去了解两天,就两天,如果还不行咱们就一起走。

我考虑了一下,想起那个反传销群主说一定不能刺激到他们,一定要顺着哄着,这样摆事实讲道理效果甚微,下午时我叔叔回来的时候情绪安稳了很多(我怀疑他也开始怀疑了,然后去听课求证,结果不言而喻,还学了点新套路)

我叔叔回来后跟我说:你就为了我们去听几天课,就算是假的你也可以带我们走,这么想去赚钱也是以后想给家人一个好的生活,我们都老了,想给你减轻一些压力之类的

这一套亲情绑架道德绑架下来估计能拒绝的人还真不多了,但考虑到如果不继续听下去根本带不走他们,于是只好同意继续听课,明显感觉他们松了一口气,我心情烦躁便说下楼溜达,没等他们拒绝就自己跑了下去。

下楼后到广场上,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这是我第二次来燕郊,我上次来是因为我哥哥的孩子出生了,我来看看,当时觉得这边很热闹,但经历此事后看着大街上的熙熙攘攘的人们,突然有些陌生,我不敢随便乱喊乱求救,这个小区内传销人员占多少我不知道,比如那个看着孩子的阿姨,那看似认真到处巡逻的保安,那些洒着汗水打着篮球的小伙子们,那些遛弯的大爷大妈们,究竟是不是传销人员我真的不敢信任,万一是他们同伙,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公交车车来车往,我知道,我只要坐上那趟公交,到二号地铁后就可以到北京车站,手机订一张票便可以脱离这里的一切苦恼,但我做不到,因为不止我在,我的妈妈还在这里,这可能就是传销控制人的一种方式吧,亲情绑架。

第三天套路,我偏离了原本的路线,拒绝了去听课,但结果并不理想,“因为传销人员会拿着 他根本不了解,所以他说的话不靠谱”的言论继续洗脑。


回来的路上我给我所有的朋友打了电话,如果我相信了,不要相信我任何话,不要试图来救我。

第四天和第五天一样,因为我同意去听课,所以一大早我叔叔就联系了好几个人,其中有听过的再讲一遍,有没听过的,但永远都是照葫芦画瓢,我觉得我就像一个难开的罐头,好多人轮班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撬开我,软的,硬的,而我很配合的当了的两天的顽固不开的罐头,乖乖的和我叔叔听了两天的课,幸好我每晚给自己和我妈妈反洗脑,不断的找漏洞告诉自己两条基本条件,
一、这就是传销,不要信。
二、我要带家人回去。
感觉自己这样下去迟早药丸,早晚精神分裂。

一直到了第六天早晨,我觉得我已经按照他们的要求听了两天课,早晨的时候我直接提出这就是传销,并且据理力争,结果依然是遭到拒绝,原因还是因为不够了解。


当时真的有点绝望,这么听下去早晚被洗脑,可是又没办法改变他们的想法,特别的恼怒,歇斯底里的冲他们喊:这就是传销要我说多少遍你们才肯相信?难道就因为那些人说话比我还可信?就因为我没听课?我按照你们的要求听了两条你们还觉得我不够了解,难道要我跟你们一样双手放在腿上挺胸抬头目不斜视的跟信徒一样的相信了你们才满意么?你们知不知道传销就是洗脑,会改变人的三观,难道妈妈你想让你儿子变成一个废人么?整天在家坐着等1000万到手么?从法律规定,满足三条就是传销,
第一、拉人给钱
第二、有入会费
第三、形成层级

这么大年龄了非得进去才能明白这是传销?我姥姥身体不好,年龄又那么大了,非得让她隔着上千公里来接你?还有我小妹,你就把她一扔自己过来坐着发财梦?你知道一个小女孩面临着家庭的残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你知道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去引导她,她会选择怎样的人生?
还有叔叔你,我当初同意你们的婚事并且很支持,就觉得你挺不错的,能容忍我妈妈的脾气人也不坏,能一起度过晚年一起过日子,不是让您带着我妈妈过来做你的春秋大梦,临老还进去一糟,出来还得忍受亲戚朋友异样的眼光,背后的话就能戳死人,我就问你们最后一个话,走还是不走?

(上面的话到后面是我一边哭一边说完的,从小到大我只哭过几次,我爷爷去世,我爸妈离婚)

我叔叔沉默以对,我妈妈在一旁哭泣,我忍住不再安慰我妈妈,怒视着我叔叔等着他的回话。

我叔叔说:“你带你妈妈先回家吧,我再考虑考虑”于是进卧室躺着。

这种不负责任的举动让我特别窝火,也有点绝望,气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摔到了地上。

这时我叔叔出来了,我正要继续发火我叔叔一脸笑呵呵的说,小伟,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人为了我摔东西,现在你摔杯子让我挺感动的,我决定考虑一下,不行咱就一起回家。

我:???(懵逼脸)

于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就这样走上了回家的归途……







当然这句话是开玩笑的,结局也没那么美好。

下午收拾了东西,说好明早走,结果还是出了意外,原因是晚上的时候我妈妈说去买菜,我怕我妈妈去听课,就跟着我妈妈去买菜,没想到棋高一着,回来时我叔叔已经出去了……预感到不妙就赶紧收拾东西,谎称已经订好我们三人的票了,晚上我叔叔回来,说想他们退钱,他们不肯。。要等几天再走,但我知道肯定又被上课了,明天肯定走不掉。

晚上吃完饭后我把我妈妈叫了过来,跟她促膝长谈,谈着我小时候,谈着我这些年的经历,谈着不曾对她说过的事,一直聊深夜,期间不断的暗示我妈妈,家里老人需要照顾,女儿需要引导建立正确的人生观,我妈妈也有些想念家里,我告诉她,美好只是期盼,现实生活中会有各种的痛苦和失望,正是这些痛苦和失望才是人生,因为痛苦和失望是经历美好的前提条件,就像喝咖啡后的香醇是一个意思,我是你儿子我怎么可能害你(其实我也是亲情绑架,没办法)经过这晚和之前的不断洗脑,终于决定随时可以跟我走,剩下的问题是怎样解决我叔叔。

我妈妈走后,我又想了一些办法,求助社会上的力量,比如和群里的人一起作为受害人群体找媒体曝光,但聊了很久很多人意动,但只有寥寥数人肯站出来,而那个群的群主也一直说这方法不行,最好的方法是稳住家里人然后给他们打电话……(收费的)导致意动的人也决定不参加了,后来这方法作废,我又求助了一些公众人物,包括反传销比较有名的人甚至微博大V,知乎大V,但从未收到过任何回复。

第七天

早晨我妈妈说让我做一下最后的努力,让我叔叔回头,去听课考察一下,我知道我妈妈还没彻底死心,这次我痛快的答应了。我妈妈和我叔叔都觉得有点意外,其实我昨晚就知道他们肯定会继续让我听课,所以准备让他们尝尝罐头里的味道,没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心如意,反正也马上走了,而且经过我这几天的了解,他们挺怂的,因为一旦出事牵扯到警察就彻底悲剧了,即使我有危险我叔叔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反而能达到策反的作用。

总之就四个字



上午第一个去的是一个大叔的家里,房间不大,依然和以前一样,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的衣服一副斯文的样子,进门前惯例伸手握了一下手,(我怀疑这是他们在检查态度)然后我就径直做到了沙发上,他去给我倒了杯水,然后握了一下手坐下来,准备开始讲。

我也全神贯注,等着他说第一句话。

他:你这几天听课觉得怎么样?
我:我觉得啊?说实话?
他:…… 嗯!
我:这不就传销么?还有什么觉得怎么样?
他:我们这不是传销,虽然很多被抓起来的,但是都是政府的微观调控,明面打击暗地扶持,国家为了扶持一批有素质的有雄心壮志的企业家的一个项目!而且我们还有集团的小号!这个是有什么什么审核的,我们集团都是通过小号打电话的!而且你看政府的小号都是三位数的,我们好几位数呢。
我笑出声: 你给我2000我给你办个集团小号,你想叫什么名就什么名。
他:你现在不是提出疑问的时候,等你听完再提问。
我:首先,今天我叔叔说让我来就是让我提出疑问的,你不解决疑问我绝对不会继续相信的!
他:你看我的时间也不多,我等会儿还得讲课,现在嗓子都哑了,你听我说完咱们也快点结束
我:第一,我没求着你跟我说,第二,我没求着要投钱,你爱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说完我起身就要走,
他:等会儿,这小伙子... 那你能不能别提问,听我说完。
我:肯定不能!
他:...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我:我是来跟您说项目的事儿,没跟您说礼貌的事儿,而你现在谈的这些我已经不厌其烦的听了好几天了,你们不过是传销罢了。
他:你怎么这样呢?我们这是有国家红头文件的支持的!(说完看着我,等我回复)
我:我不想看
他:…… 你也想看也不给你看!
我:那我们的意见出奇的一致了,那没什么说的我可走了?
他:你……走吧走吧。

出来后,一脸暗爽,结果我叔叔特别生气,说你这是在干嘛?为什么反驳人家说的话之类的,我说如果再跟我整这些没用的就别怪我做出更严重的举动(妈的都动我家里人了我还得讲礼貌?)

于是给我约了第二个人,我叔叔说你这次客气点,这次是个领导!我撇撇嘴没搭理他,半小时后我们去了另一个单元(所有传销人员都在一个小区!)

这次去的这个人家里就大了很多,那个人也挺有领导架势的,照例握手寒暄进去坐沙发他去倒水(这个套路一直没变过)
估计他们知道了我是个难啃的骨头,坐下后就开始聊别的,我也乐得不听传销那些稿子,就跟他胡扯,
他:小兄弟你哪里的?
我:内蒙赤峰
他:咱们老乡啊,我也是那的。
我:哦
他:小兄弟那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
我:自己一个广告公司顺便跟朋友搞搞汽车贷款,还有个小汽贸。
然后他就问我关于广告公司和汽车有关信息,我就开始跟他说广告行业怎么怎么样汽车行业怎么怎么样,反正天天跟客户讲滚瓜烂熟的,就带着他的话题聊了一个多小时我的行业。
每次他要转话题我就想办法转回来,然后他再想办法进入正题。
后来他说现在经济都不太好干,各行各业都在赔钱。
我说我们行业挺好的,怎么怎么样之类的。
他说实体经济不好,我说我们是互联网公司怎么怎么样之类的,然后开始跟他说互联网什么的
他讪讪一笑,说我不懂这个,我以前也是自己干的,做装修。
我:我对装修行业挺感兴趣的,我研究了很久也想开个装修的了,你们怎么收费啊?
他:就那么收费每个地方都不一样,
我:你那怎么收费?
他:我们这收费也不一样。
我:具体呢?比如这个房子装修下来多少钱吧?
他:五六万吧,
我:就这么跟客户说?
他:也有预算啊什么的,比如门窗。
我特别惊讶的问:你们还管门窗?
他:也不管吧...
就这样一个假装懂行的人一个不懂行的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忽悠,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终于他有点忍不住了,说小兄弟今天你既然来了那咱们直接进入正题吧。(妈的都过了俩个多小时了好么!)
我:说实话,我不想听你继续说着和重复的话题,没意义对吧?
他:那可不
我:那如果你继续说着我之前你听过的话题,就别怪我没礼貌打断你说的话。
他:哈哈,兄弟你要是想听点不一样的话题,那我就有的聊了。
我:那你说。
他犹豫了很久,我们这边市政府支持,如果通过银行大额支持证监会是监控你这笔钱是不是合法的。
我:银行没那么闲天天监控,除非公安介入,而且证监会也不管这个的啊!
他:那你听过集团卡的事儿么?
我:我刚才还说了,2000元我给你办个集团号,你想加多少就多少,几位都行。
他:……
我:看你这费劲,要不我给你说,是不是政府发现国外的一个项目特别符合国内的行情,然后采取了这种方案,但是加入的人太多了,所以政府开始微观调控打击不让更多的人参加,邓小平又在98年提出什么什么项目,延伸后就是你们这个项目,你们通过银行的钱是被监控的,要是违法早就被抓了,你们有集团小号厉害着呢好几位数呢你们还有国家的红头文件balabala(有点忘记了,不想回忆的太仔细,抱歉。)总的来说我把这几天听课的内容全给他说一遍,然后我说,你说吧,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他:……
我叔叔:……
他:看来你都大致了解了一些,那今天就先这样吧,说完就送客了。
我就颠颠的出来了,这次他都没跟我握手!
出来后我叔叔一直阴沉着脸,我也懒得鸟他,高兴着呢。
到家时我叔叔该是暴走,说着什么人家演讲你在这里不够你说的呢,人家都不知道这么说了,你那么能说还让人家说什么?
我说我就是逐条反驳罢了,没有道理的话我凭什么还得听着?他给我多少钱?
他:你就是不对!就不该让人家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再说人都说了听完才能提问,你提问那么多问题人家怎么回答?说了让你帮忙了解没让你帮忙提问!
我一时哑然

原来所有的道理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无理取闹。
在他们的眼里可能我才是蛮不讲理的那个人吧?
我想这就是洗脑的强大所在,
无关于道理,无关于对错,无关于传销,跟任何一切都无关。
他们不是被传销洗脑了
而是被一夜暴富洗脑了
传销的洗脑不强
强的是人的幻想,既美好,又可恨。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
为什么???
从小教育我要脚踏实地的妈妈
从小教育我再喜欢也不要动歪脑筋的妈妈
创业初期教育我要钱要一分一分的赚的妈妈
为何偏偏相信了这个,对此事的阴影,我现在还有。
对此我一直认为这是我的错,没有让我妈妈得到想要的生活。
所以才会剑走边锋,我不怪任何人,后来我跟我妈妈聊过这个,
她说看我整天很晚很晚才睡,每天焦头烂额,想给我分担一下压力。。。

也许并非所有人都是为了1000万而被洗脑,
而是有了这1000万要去做什么而被这种幻想洗脑。
比如那个女孩的妈妈,也许是幻想为了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
比如那个丢弃怀孕妻子的丈夫,一头扎进传销里,不就是幻想自己未来的儿女更好的生活么?
这种情况太多太多了...
在这个传销的地方,在这个泯灭了思考能力的地方,却真正能见到人性美丽的地方。
也许做法不是那么聪明,但他们的目的真的很让人感动。


再说回我们,到家后一直无言,
下午我妈妈也在说着我怎么能这样之类的话,我觉得有些委屈,再次摔门而出。
当我不断的寻求媒体帮助的时候,但毫无回应的时候
当我在那个下午报警后守在小区门口一下午的时候,没见到任何警察的时候,
(可笑的是我一直自认为的安全底线就是让朋友去报警)
那是我最绝望的时候,没有任何依靠没有任何支持和理解,想起一个某个作家的一句话。
当你所闻皆恶闻,当你所见皆恶人的环境之下你真的能确定你还能坚持自己的本心么?当谎话说了一千遍的时候,自己也会当真。我甚至差一点点就信了,会不会是真的是微观调控?是不是我怀疑有点过分了?毕竟这可是天子脚下啊。。

当你努力的结果总以失败告终,很多人都会开始怀疑自己,我就在此列,那种痛苦的挣扎是我最无法释怀和难以忘记的,思想上的挣扎不是三言两语就可说清,每晚为了不被洗脑常常两三点钟才能睡着,当早晨起来面对的是最爱或最亲的人,可他们却不断的把你往他们觉得光明你却明知道那是深远的地方拉扯,更多的是无奈和无力感。


手机关机后我就在外面转到了晚上10点多,终于平静下来心态,晚上回到家我叔叔和妈妈一脸焦急的看着我,(也许那时恰巧做了正确的事,让他们明白也许继续坚持下去可能会失去我)

我妈妈:你干嘛去了担心死我了你知道么?为什么要把手机关机?
我:心情不好,溜达会儿。
我妈妈:你就知道你心情不好,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么?
我叔叔:小伟你走后你妈妈一直担心你,我们出去找了好多趟都没找到,都想报警了。
我斜视我叔叔:你敢报警么?我告诉我敢!转头看着我妈妈:说的就好像你知道一样
我妈妈背过身开始哭泣,(特别心疼)
我走过去蹲在我妈妈的面前说:妈妈,我从小到大从未要求过你任何一件事,你跟我爸爸离婚也好,你当初没有选择我也好,我都知道也都明白,你和我叔叔,我爸爸和我阿姨结婚的时间是同一天,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的么?高兴,特别高兴,我爸妈虽然不在一起,但是他们都找到了一个可以过日子的人,终于有个家了,而从小就有亲戚给我灌输你有多不好不好,我从来都反驳骂回去,因为我知道,我这辈子就你一个妈妈,我现在就想要求一件事,你连你儿子这点要求都不肯做到么? 就一件:跟我回家!无论你认为这是不是传销也好,我不想要,我也不想要你这样赚来的钱,我就想要你跟我回家。家里还有妹妹需要有人帮助她去建立正确的人生观,还有姥姥年龄大了需要人去照顾,也经不起折腾,如果再不回去公司也倒闭了,那就不是这几万块钱的事了,妈,求你了。
我妈妈哭泣着说:我知道,我知道,我肯跟你回家,可我放心不下你叔叔。
我没表情的跟我叔叔说:我想带我妈回家。
我叔叔:没事,你们先回去吧,我再叫一个朋友来考察一下,如果不行我也跟着他回去了,
我:最后一次,如果再叫我去听课别怪我把他们地方砸了。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我就知道我重新写这段肯定会哭)
第七天果然也是我的极限,因为我开始质疑自己怀疑自己,如果不再采取任何措施,我真的不能确定我究竟会变成怎样的,我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办法想要一下点醒他们,均以失败告终,却不得不用上亲情绑架道德绑架这一套(我自己的亲人,却要用亲情绑架带回家)

第八天

我不知道我那些动作那些话发生了作用,当早晨起来看到她们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瞬间所有的阴影都烟消云散,起床后一遍哼着歌一遍洗脸刷牙,因为票定了下午的,他们提议去燕郊植物园转转,我也觉得需要散散心,就一起去了植物园玩了一圈,期间我妈妈和叔叔想尝试着劝我,但都是被我瞪了回去,
我当初以为结束后以后我肯定会垮掉,但巨大的喜悦已经让我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
逛了一上午后我们回家拿包,出来后我还史无前例的自拍了一张发了朋友圈。
朋友都说我像是老了好多岁,感觉我特别憔悴。(没怎么睡好也没怎么刮胡子)
走的时候在房间留下了大量的这是传销的不要信的纸条,不知道他朋友有没有看到。
十月份的时候我叔叔回来,我去接站,刚接到他和在传销内的样子完全不同。
我记得在燕郊见到的时候,意气风发,充满了对赚钱的激情和热血,仿佛下一刻他就是千万富翁一样,
现在见到他,仿佛被生活所打败的男子,没驼背但背上仿佛有千斤重压在背上,脸上只剩下饱经风霜的顽石一样的充满了沧桑
我准备的一大堆问题却一时哑然,不知该如何问下去。
于是帮他把包放进后备箱,路上一路沉默。
我:叔叔,你现在怎么看?
他:我没事,现在在那边就干工程,不做了。
我:真不做了?
他:嗯
我:那你怎么想明白的?
他:我朋友说不行。
我:......
我不知道中间发生过什么,但据我的经验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和容易,我想他经历的痛苦,比我多太多倍, 毕竟原谅他人容易,原谅自己不易。
路上我就在想
为什么所有的被洗脑的人为何始终不肯听那些“残酷的现实“ 而宁愿相信“美好的谎言”而那深信不疑的被洗脑的人员,为何绝大多数都是有主见,只因为一时失意造成的不可挽回的损失呢?
也许因为,怀疑自己,比怀疑真相难太多了吧。


不过人还在,就比什么都好。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反传销联合会
广告
广告

网络传销

广告

解救案例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