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五级三晋制 >

一个A级别老总揭露五级三阶制的漏洞

来源: 反传销网 作者: 樊京刚反传销 发布时间:2017-10-16
传销分子洗脑时说,五级三节制得过亚太直销大奖,是美国哈佛大学数学研究生发明的,是目前最人性化的直销模式,等等。事实真相如何呢 ?记者通过采访知名直销专家获悉,五级三节制是30多年前日本商人发明的欺诈性商业游戏,曾在日本引发极其严重的社会事件,传到台湾后,又在台湾引起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上世纪90年代,由台湾新田公司将这个模式带到大陆,引发严重社会问题后被中国政府明令禁止。五级三节制是各国禁止的典型的金字塔诈骗模式! 
  
   
  
   所谓五级三节制,就是五个级别、三个晋升阶段。五级从低到高用英文字母E、D、C、B、A代替,中文名称对应的分别是实习业务员(1~2份)、业务组长(3~9份)、业务主任(10~64份)、业务经理(65~599份)和高级业务员(600份以上)。由E到D到C为第一晋升阶段,只要销售份额达到(10份),当月当日晋升;由C到B为第二个晋升阶段,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销售产品份额必须达到65份,二是必须培养两名直接业务主任,实行次月一日晋升;第三个阶段为B到A,同样必须满足两个条件,销售份额达到600份,培养3名直接业务经理,实行隔月一日晋升制。 
  
   
  
   按照传销人员的说法,五级三节制实行的是等腰梯形出局制,每个人只能发展3个下线,当总销售份额达到600份、满足晋升条件就成为A级,叫做上了等腰梯形的平台。上了平台就差不多走向了成功,因为上了平台就可以拿6万~10万元的底薪加上每份380元的间接提成。当自己的一个下线上A后,自己就后退一步,每份拿57元(1.5%)的提成,当又一个下线上平台后,自己再退一步,每份拿38元(1%)的提成,当三个下线全上平台后,自己每份拿19元(0.5%),下线再进一步,自己就没有钱拿了,走完全过程总共可以拿到380万元。这就是投入3800元收获380万元、“皇帝江山轮流坐”的出局制的由来。 
  
   
  
   五级三节制是一套复杂的数学演算陷阱,一般人都会被弄得头脑发昏,失去判断力。 
  
   
  
   叶飘零曾做到A级老总,独立操控过团队,参与了完善五级三节制的“学说”,不过,他现在已成为一名反传志愿者。叶飘零告诉记者,“出局”是个天大的谎言,永远也不可能有谁真正出局。 
  
   
  
   五级三节制最大的陷阱在于下线与自己平级时就没有提成可拿,而这一点,传销课堂上是不可能讲出来的,只有做到B级两三个月后才能“悟透”。 
  
   
  
   叶飘零介绍说,B级经理下面有3个下线,当自己晋升为B级后,下线很快亦会晋升为B级。一般两三个月后,3个下线即可全部晋升,所以一般上B级后,开始两三个月有可能拿到万元月收入,但是很快就没有提成可拿了。而从B级升到A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般会持续一年甚至两年三年,期间要吃要住要培养团队,需要大笔开销,所以,到头来B级的进账是很少的,有时每月只有几十或几百元的收入。但是为了缥缈的上A出局,不少人选择了熬,有人选择了抱憾退出。那是不是上A(平台)就熬出头了呢?一样的道理,当自己上A(平台)之后,或许第一个月确实发展了几百份的业绩,但因为是隔月晋升,当自己晋升为A级时,自己的下线又很快就晋升为A了,所以,A级20万元的月薪基本上是一个海市蜃楼。 
  
   叶飘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做到A级别最多可以捞回本钱。按五级三节制的算法,做到A级最多可以拿回二三十万元,而自己全家族几十人全部投入的远不止这个数,还不计时间和亲情。记者从其他几名曾做到A级最后选择退出的人那里,得到了近似的回答。 
  
   
  
   那么,五级三节制的钱最后落到谁的手里了呢?网头(操盘手)才是最大的赢家。从五级三节制的奖金分配模式可以看出,每份产品3800元分成45%和55%,55%是各级别的提成,另外45%说是作为成本和税收,实际上是被网头拿去了。而网头要拿到380万元,又至少需要发展2200人(380万÷3800×45%=2200)。用一些了解传销内幕的人士的话说,传销只有单干(当网头)才能赚到钱! 
  
   
  
   不过,叶飘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事实上,网头要赚到380万元,真正发展的人数绝对不止2200个人,组建团队、租课堂、包装自己、住宾馆、租车、给黑社会及方方面的打点都需要大笔开支,真正到手的钱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多。真正能赚到钱的应该是当地出租房屋给传销人员住、为传销人员提供吃喝拉撒服务的当地人。 
  
   
  
   一位直销专家告诉记者,传销确实能让极少金字塔顶上的人赚到钱(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法集资行为),但他们却把1%的赚钱概率说成100%。五级三节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数字游戏,有人干脆称之为几个人在上面坐庄圈钱的骗局! 
  
   到目前为止,处罚传销的法律依据只有2005年8月颁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而且对传销的处罚规定较为笼统含糊,规定最高经济处罚为5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按照此前国务院颁布的打击传销的相关文件规定,追究传销分子刑事责任的法律依据是《刑法》第225条的非法经营罪。该条款规定,违规者将视扰乱市场秩序的情况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大A到底哪里去了? 
  
   
  
   到广西调查期间,传销人员屡次向我提起,上了平台(大A)的人都被政府集中安排到南宁、桂林、柳州接受统一培训去了,平时很少能见到他们。 
  
   
  
   但实际上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叶飘零及另外几位隐姓埋名的大A告诉记者,那些所谓的A级老总,对底下的人说是集中到南宁、柳州、桂林居住,实际上是躲起来了。他们平时东躲西藏、行踪诡秘,经常变换手机号码,与下线是单线联系,即使最亲近的下线(老婆或老公)亦很难知其行踪。他们为什么不敢见人呢?因为做到A级以后,对传销的骗人内幕就会彻底看清,但他们的行为已经身不由己了。网头(幕后操盘手)会威胁恐吓他们(网头们都有各种黑社会保护势力),绝对不能把真相透露出去,他们必须一如既往地骗下去。即使偶尔现身,都必须借钱包装一番,穿上名牌西装,戴上硕大的假金戒指、项链,租上高档宝马车……有时为了让底下的人相信他们确实能赚大钱,大A们还会继续拉自己最亲近的一两个人(配偶或子女兄弟姐妹等)加入自己的团队,以稳定队伍。 
  
   
  
   除了网头的威胁利诱,担心下线报复是大A一路走到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每个大A身后的数百乃至数千人,基本上是自己家族的人或者亲朋好友,他们之所以放弃原来的学业、事业,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甚至卖掉家产,投身“传销事业”,完全是听信他的赚钱神话。如果他们发现原来是一场骗局,他们会作何反应,可想而知。用亲身经历过的人的话说,传销就像吸毒一样,虽然自己深受其害,但仍然抱着捞回本钱的侥幸继续走下去。 
  
   
  
   大A玩失踪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躲避法律的制裁。 
  
   
  
   大A真正的出路在哪里呢?记者获得的消息是,要么流落他乡,要么私下拉出一帮人单干,要么留下来继续骗人,留下来的人又不得不相互排挤、钩心斗角,甚至火拼。 
  
   
  
   
  
   传销靠什么“笼络”人心? 
  
   传销之所以能够吸引众多的人为之痴迷,还与传销分子不断完善起来的一套管理模式有关。 
  
   
  
   首先是利用传销课堂营造“友好”气氛、激发人“追求成功”的欲望。加入传销队伍的不少人是来自社会下层的民众,他们很容易被传销讲堂里的集体氛围所感染,找到归属感和尊重感。对那些中小企业主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成功和崇拜来获得身份认同,传销组织会根据他们的需求再炮制另一份成功诱惑。 
  
   
  
   其次,复制谎言。传销管理的重要特征就是“复制”,上线将一些“理论”和“故事”复制给下线,下线再复制给下线,一直继续下去,然后周围的人会讲同样的话和同样的故事。当一个新人身处封闭环境中,听到的是一样的说法,久而久之,自然会失去正常的判断力。 
  
   
  
   再次,利用从众心理。传销分子给新人洗脑时,经常说的几句话是:“那么多人都在做”,“难道几百万人都是傻瓜,几百万人脑子都进了水?”对一般的人来说,是很难保持冷静的。 
  
   
  
   又次,打出民族大义的幌子。传销分子经常会给传销包装上抵制外资、保护民族工业、解决就业等华丽外衣,加上千载难逢的赚钱机遇的诱惑,足以击溃任何不明就里者的心理防线。 
  
   
  
   最后,传销组织中的骗局之所以能一直维持下去,与传销组织管理中的“神秘”密切相关。传销管理规定,一个级别只知道一个级别的事,严禁打听上一级别的事,上下线之间保持单线联系,下线绝对服从组织管理。所以,虽然B级以上的人尔虞我诈,但底下的人浑然不觉,一直延续着人性化管理的假象。可以说,神秘是整个传销能生存延续的核心。 
  
   一个大A的自述: 
  
   
  
   每天奔走在全国各地解救传销人员,只是为了减轻自己一点罪恶感 
  
   叶飘零,三十来岁,安徽人,大三时被最信任的亲人骗到传销组织开始了传销生涯。由于他聪明灵活、悟性高,很快便得到传销头目们的赏识和重点培养,他的团队因此发展很快,一年多后他就上A了,两年多后开始独立操控团队,成了事实上的网头(操盘手),最多时他独立操控的传销人员达8000多人。但当网头不到一年后,他解散了自己的团队,彻底退出传销组织。现在他是一名职业反传人士。当向记者讲起自己的传销生涯时,他竟然痛哭失声起来,那是传销带给他的伤痛和悔恨。以下是他的自诉: 
  
   “今年清明节,整整五年我第一次回家,不是不愿意回,是不敢回呀,全村、全镇的人都被我骗去做传销了,母亲家所有亲戚、父亲老家的亲戚全被骗去了。现在父亲为了躲避乡亲们的责骂,只有与母亲离婚,远走外乡。父亲一个人瘫痪在床,孤苦无依。由于不愿意离开老屋,母亲一个人在老家承受着乡亲们的指责和辱骂,这些都是我这个儿子欠下的债。为了回去看一眼我那可怜的老母亲,今年清明节,我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回、偷偷走,如果被乡亲们发现,他们的唾沫都会把我淹死。我欠下的乡亲们的债,几辈子都还不了,我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的两个姐姐因为被我骗去做传销,现在都离婚了,我亲手毁了我最亲近的人的幸福,她们心灵的伤痛一辈子都无法愈合;也因为传销,与我相爱多年的女朋友与我分手,她曾是我的精神支柱啊,她的离去让我觉得人生更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完全是行尸走肉,希望自己早死才能得到解脱……” 
  
   叶飘零说,他现在每天奔走在全国各地解救那些深陷传销的人们,纯粹是为了减轻自己一点罪恶感。他是无偿解救,因此,常常只能坐最便宜的“绿皮车”,十次有一次能买到座票就不错了,常常一站十几个小时,以方便面充饥,没有正常的睡眠、正常的饮食,常常昏倒,靠抽烟保持清醒状态。 
  
   “4万个人啊,我们的团队达4万多人,那背后是4万多个家庭的灾难啊,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因此毁了一辈子的前途,多少人因此改变了本应美好的命运?”回想那段做A级头目的日子,他就不寒而栗,“那是怎样不堪回首的日子啊! 在那段时间里,担心上线的打击、下线的报复、国家的抓捕,我胆怯、彷徨、忧虑、恐惧。我进退两难,为了不让团队解散,我只好把心一横昧着良心继续行骗。我伪装着自己,穿着名牌西服、穿金带银、住高档宾馆、租豪华轿车。可惜他们哪里知道有时我也抽两三块钱的烟啊?为了躲避打击,我们小心谨慎、惶惶不可终日。每当遭遇工商公安打击,我们个个胆战心惊。当有下线发现内幕时,我们忧心忡忡。当听到有些高级别头目锒铛入狱时,我天天东躲西藏。每天游走在不同的城市,夜出早归,一听到风吹草动便转移城市。当听到街头的警车声时,我们便丢下行李,快速逃离这里。每次收到下线上交的‘入会费’时,窃喜过后,一个人就躲在宾馆里偷偷哭泣,彻夜难眠。那段日子,我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没有舒心地吃过一次饭,那简直是地狱般的煎熬!即使如此,为了满足自己的贪婪,为了让自己的亲人们都能得到一点回报,每次的‘上线分享会’我依然衣着光鲜,说着那些谎言激励着那些向往‘成功’的人们。 
  
   “很多人认为做到A级别,就能够赚到钱。我告诉他们,我三年的时间并没有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金钱,这是一个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行业,两万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才能赚到钱的行业,而你骗到的那点钱也是你的亲人和朋友们累积起来的血汗钱。当我最亲最爱的人,一一地离开,我没有给他们带来财富,而是个个妻离子散、家庭破裂、倾家荡产,这其中包括我自己最爱的亲人。终于有一天,我把自己从传销里骗来的钱分给了下线,悄悄地解散了自己的传销体系,我终于得到了解脱。” 
  
   “传销让我得了传销病,满嘴都是谎言,说谎成了习惯,连自己都骗,不再相信任何人,对人充满防备戒备心,怕别人报复,报复心强。我也曾经有美好的理想和憧憬,现在全被改变了,我的一生都被毁了……” 
  
   叶飘零说,虽然他现在一无所有,但比起那段做A级老总花钱阔绰的日子,心里不知要踏实多少倍。虽然他为解救传销人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奔波在路上,承受了太多压力(许多时候都是冒着生命危险),但一年至多只能解救几百人,单靠他们的力量反传太渺茫。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网络传销

广告

解救案例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